拼凑者

0

拼凑者


作者:胤之
责任编辑:烫烫
本文获得第十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二等奖
阅读需要:17分钟
浏览次数:70

“士兵6637号,请在六十分钟内前往恢复中心。”冰冷的电子合成音回荡在空旷的重铸室里。

柯岩蹒跚走下培养罐,疲惫地喘着气,身上极速蒸发的培养液让他感到⼀丝丝凉意,他扶着培养皿尝试着跳了几下,慢慢适应这具全新的身体。很快疲软的双腿稍微恢复了点力量,柯岩穿上放在⼀边的制服,径直走上了电梯。

“头儿,等你有⼀会了。”电梯门刚打开,凯尼斯就叼着烟嬉皮笑脸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你这次醒来的时间,比上次长了整整三个小时。”

柯岩伸出手,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凯尼斯被他盯得不舒服,无奈地把口袋里的烟盒放在柯岩的手心,柯岩伸手拔掉凯尼斯叼在嘴里的烟,⼀股脑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头儿,反正我们也活不了几个月,禁不禁烟重要吗?”凯尼斯笑嘻嘻地说。

“烟会污染你的灵魂,你不该对同伴之外的东西产生依赖。”柯岩走到跑步机上,设定了三十公里。

凯尼斯干笑了两声,走上了他旁边的跑步机,说道:“其他人已经上去了,听说这次是回收任务,嘿嘿,我们走运了。”

经过六个小时的恢复训练和五个小时的深度睡眠,柯岩原本瘦弱的身体膨胀出匀称的肌肉。作为指挥官的他率先等候在空投装甲车里,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女儿的录像。队员陆续走了进来,柯岩关掉录像,看了看目镜上的时间,距离空投还有半个小时,待十二个队员就位之后,柯岩站起来说:“我是这次的指挥官柯岩,通讯代码零号。这位是副官凯尼斯,通讯代码一号。现在检查通讯。”

“你们其中很多人我们都合作过很多次。”柯岩说,“这次的任务比较简单,回收公司坠毁的卫星。我想在座的各位有些人可能做过很多次,不过这次有些不同,这是⼀颗生物实验卫星,坠毁的位置是热带,并且现在是雨季,距离坠毁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五个小时,实验对象可能进行了三阶段进化,根据资料,这次的实验对象能引发强烈的电涌,强度不亚于⼀次近距离雷击,所以我们的通信设备和电子作战系统可能会暂时性失灵。任务第一目标是猎杀实验体,第二目标是协助科学官获取实验资料,第三目标是销毁实验卫星,明白了吗?”

“是,长官!”

“不要怪我啰嗦,我不知道你们和公司签的合同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是从你们签下名字那一刻,你们的大脑就已经成为公司财产了,所以戴好头盔,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摘下来。如果你们的大脑受损,公司就有权终止合同。”

几个新人士兵听到柯岩的话,不由地紧了紧头盔。

“六十秒后,到达目标位置上空。”电子提示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好了,驾驶员就位,其余的人绑紧你们的安全带,我们要着陆了!”

要塞飞船悬浮在云层之上,空投仓缓慢地打开,被电磁铁吸附在空投仓里的作战装甲车被缓慢地推出。

“电磁关闭倒计时三秒,三、二、一,关闭!”驾驶员七号的话音刚落,装甲车开始急速坠落。车厢内瞬间的失重感让第一次经历空投的科学官有些不适,柯岩通过头盔目镜观察到几个队员的脉搏加速,大声喊道,“别他妈吐在头盔里,七号,调整反推器!”三十几吨的装甲车如同⼀个巨大的铁块穿破云层,四个反推器喷射出淡蓝色的火苗。

“嘿!小子!”凯尼斯推了⼀下相对瘦小的科学官十二号,大声说道,“反推器的燃料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落地之前燃料用光了,这个铁罐子就会变成榨汁机了!是的,我们就是水果!哈哈哈!”

“闭上你的臭嘴。”柯岩踢了⼀脚凯尼斯,然而十二号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

装甲车终于撞击到地面,巨大的车身压烂了一片河边灌木。四根巨大的钢铁支脚从车上两侧弹出,支起装甲车臃肿的身体,俨然将它变成一个坚固的堡垒。

队员们鱼贯地从车门跳下,科学官十二号拉下自己的头盔,扶着河边的巨石呕吐。其余的队员看着他哄笑起来。柯岩最后⼀个跳下车,看着那个正在呕吐的半大不小的科学官,如果不是卖身给公司,这个年轻的孩子或许还在上高中,准备考一所好大学,过⼀个普通人的生活。柯岩捡起丢在一边的头盔,拎着十二号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小子,带好你的头盔,否则我会亲手砍下你的脑袋,用你的身体钓那只突变怪物。”

“是、是的长官。”十二号赶紧把头盔带好,哑光头盔目镜闪过几道红光,十二号的信息重新出现在柯岩的目镜前。

“休息结束了,科学官,释放勘探机器人,全体检查武装,子弹上膛!”柯岩整理好装备,下命令道。

队员们握起背后大得有些夸张的步枪,按照目镜上的标记站好自己的位置,围成⼀个圆阵,把柯岩和十二号保护在了中间。五个蜘蛛型勘探机器人从装甲车的⼀侧弹出,飞快地爬进了雨林,简易地图很快出现在目镜上。凯尼斯走在队伍的最前头,确认机器人传回的地图无误后,向后挥了挥手,特遣小队开始向坠毁点进发。

“科学官!想想办法!”柯岩躲在⼀棵巨树后大喊,意料之外的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那只突变兽,它的体表闪耀着强烈的电光,即使透过目镜也只能看到⼀个轮廓——一个人形生物盘踞在坠毁的卫星上,周围堆积了大量野生动物的残骸,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每隔几秒的电涌,让队员们只能躲在远处向它倾泻子弹,然而倾盆的子弹在它的电网上仅仅激起一层层的波纹。

“它为什么不动?”柯岩发现从交战到现在,突变兽⼀直停留在原地,“十二号,我们的作战制服,能承受多久这种强度的电流!”

“呃,大概三十秒,长官,要是电流穿透了你的制服,很可能损伤到你的大脑。”十二号说。

“我们需要靠近一点,它不离开卫星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全体掩护我。”柯岩扔下步枪,抽出别在靴子上的短刀向突变兽冲了过去。

突变兽的注意力被集中在⼀点的火力吸引了过去,等它发现接近的柯岩已经为时已晚,柯岩⼀眼发现了它卷在卫星暴露出来的钢筋上的尾巴,他没有给突变兽任何反应的时间,锋利的刀刃轻易地斩断了它的尾巴。电光戛然而止,倾盆铅弹瞬间将它打成了马蜂窝。柯岩用刀将地上的突变兽翻了过来,确定它已经没有生命特征之后发出了安全信号。十二号提着工具箱跑到了突变兽的尸体旁边,戴上手套提起被斩断的尾巴,“真有意思,用尾巴来导电,防止电伤自己。”

“收集数据需要多久?”柯岩问道。

“大概30分钟。”十二号随意地回答道。

柯岩没有在意十二号略显不尊重长官的语气,招呼队员警戒在卫星周围。这次任务出乎他意料的简单,他在心里盘算着,如果没有紧急任务,似乎可以申请回一趟家,从远处看看女儿。十二号动作很快,突变兽的主要器官都被他取了样本。提着装满样本的手提箱,十二号摘下了头盔。

“你忘记我的话了吗?科学官!带好你的头盔!”柯岩厉声说。

十二号盯着柯岩,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冰冷的眼神仿佛在看⼀件物品,而不是一个人。柯岩察觉到不对劲,抬起枪指着十二号,其他的队员迅速反应过来,转身包围了他。

“可悲。”十二号按下了左边手套上的⼀个小按钮,柯岩随即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随之而来的是心脏骤然的绞痛,手上的巨型步枪变得十分沉重,柯岩跌倒在地上,几个新队员连惨叫都没来得急喊出来,就瞬间老化成了⼀具干瘦的尸体。

“过载酶,加速天堂细胞运转,每⼀个头盔里,大概存了10毫升,一次性注射的话,足够放倒你们这些怪物了。”十二号蹲在柯岩身边,盯着他说。

“你他妈是谁?”柯岩强忍着剧痛,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你很幸运,你的身体已经重构过19次了,你的细胞已经对过载酶产生了抗性,所以你越来越接近普通人。”十二号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自顾自地说道,“我想他们告诉过你,等你第八次重生,你就可以退役了。不过很遗憾,真相是你的大脑会被扔到回收仓里,做成营养液供给下⼀个人。”

“放松,不要做蠢事。”十二号踢开柯岩悄悄握到手里的短刀,“你现在的状态至少会持续几个小时,那之后你就和普通人无异了。我要想杀你轻而易举,但是柯先生,我不是你的敌人。”

柯岩相信这种情况下十二号杀他很简单,自己身上或许还有对方想要得到的东西,于是说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容我先问你几个问题,柯先生,你加入公司的动机,是为了筹钱给你的女儿治病?”十二号突兀地问道。

“你已经调查清楚了,不是吗?”柯岩倚在一块巨石旁,心脏的疼痛已经褪去,但是全身的酸痛让他使不上力气。

“那么柯先生,你女儿的生日是几号呢?”十二号的嘴角挂上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你问这个干什么?”柯岩被他盯得很不舒服。

“回答我。”

“是,是3月20号,不是,呃。”在十二号的勒令下,柯岩开始回忆女儿的生日,然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脑内空白一片,即使是身经百战的他也无法保持冷静,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我,我想不起来,怎么可能?你对我做了什么?”

“柯先生,你知道培养⼀个合格的战士需要多久吗?”十二号说,“⼀个出色的战士,要投入巨大的资源,要保证忠诚,要抚慰情绪,然而经常参加危险的任务,战士的折损率也极高,就算⼀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成长起来,保质期也只有十年而已,看起来很长,但对于公司来说,这只不过是弹指之间。”

“你想说什么。”柯岩愤怒地盯着他。

“你是被人工制造出来的,柯先生。你真的以为你只是被收购了大脑,然后不断地重构身体吗?”十二号的声音如同恶魔低语,钻入了柯岩的耳朵,一个让他恐惧的答案血淋淋地摆在了他的面前。

“公司需要大量的精英作战单位,来处理各种事件,所以他们很自然的想到了极速克隆的方案,柯先生,克隆⼀具身体是很简单的,公司很早之前就掌握了天堂细胞这项技术,制造⼀具强壮的成年人身体,仅仅需要五天时间。”十二号说。

“不可能,你骗我,那我的记忆算什么!难道我经历的⼀切都是假的吗!”柯岩愤怒地吼道。

“这就是公司的高明之处,构造一个人的成本很低。身体就像外套,穿坏了要多少有多少。很早之前公司就尝试使用天堂细胞开发克隆战士,但是制造出来的人造人虽然可以极速成长,却如同婴儿⼀般,对世界没有任何认知。虽然稍加训练能执行⼀些简单的任务,但是复杂的任务就力不从心了。”十二号说道,“所以公司启动了蓝本计划,百分之七十的随机人格记忆,百分之二十的精英战士记忆,再加上百分之十的人造记忆。柯先生,你就是这样被拼凑出来的‘人’,⼀条完美的公司走狗。”

“你是说,我的记忆都是虚假的?”柯岩有些颤抖地问。

“不,你的记忆大部分都是真实的,真实的记忆才能塑造正常的人格。柯岩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所谓的女儿也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这些记忆不属于你而已。”十二号戏谑地说,他抬起手指指向天空说,“这艘飞行堡垒,大概存储着十几个‘柯岩’来备用。”

“那么他们呢,我的队员,他们的记忆也是拼凑的?”柯岩问。

“当然,不过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粗制的,⼀个团队只需要⼀个头领,他们只需要简单的人格就可以了,也就是说,你和那位副官,是最接近正常人的存在。”十二号说。

“你为什么不杀我?为什么和我解释这些?”柯岩敏锐地察觉到事情的可疑之处。

“我开始就说了,我们不是敌人。”十二号说,“我和公司,嗯,有一些恩怨。我这次的目的,仅仅是获得这只突变兽的血清而已,你们算是我的意外收获。你的大脑,最多能承受二十次剧烈的天堂细胞分裂,再继续下去,会让你们产生抗性,你们重构的身体会逐渐接近正常人,所以公司会在你们第二十次重构的时候销毁你们的大脑。嘿嘿,你现在已经没有那种超人类的力量了,不过相对的,你获得了正常人的寿命。让你们得知真相,给公司制造点小小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好了,真相我都告诉你了。”十二号站起来说道,“期待下次见面,柯先生。”

热带的天气反复无常,天空又瓢泼起了大雨,滚滚的雷声震响在天际,柯岩整理着混乱的大脑,内心出奇地平静。大雨冲刷着他的身体,酸痛的肌肉逐渐恢复了知觉。躺在不远处树下的凯尼斯也恢复了意识,闷哼出声,柯岩扶着身旁的岩石站了起来,走到凯尼斯身边。

“头儿,怎么回事,其他人呢?”凯尼斯艰难地坐起来,虚弱地说。

“检查⼀下还活着几个人。”柯岩冰冷的声音回荡在雨中,“接下来,我们有很多事要做。”

© 本文版权归 胤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