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神

0


作者:瓦力
责任编辑:旅鸽
本文获得第十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三等奖
阅读需要:32分钟
浏览次数:55

楔子

雾,弥漫在整个山谷中。远处的朝晖裹着雾霭一层层揭开了夜的青纱。不知名的鸟儿啼叫着,声音此起彼伏,在山谷中回荡。月,依然散发着冰冷的寒光,默默注视着山谷中发生的一切。

“呜——”

远处响起了号角声,接着便是“咚咚咚”的鼓声。人们开始在山谷中聚集,有的手拿木棍,有的俯身捡拾着地上的石块。远远望去就像一群忙碌着的蝼蚁。

鼓,突然停了下来,整个山谷似乎也随着陷入了沉寂。就连天上的飞鸟,地上的走兽也都纷纷躲进了各自的巢穴。山谷中的人们纷纷放下手中活计,虔诚地望着一匹犹如流星般飞驰而来的白马。

伏在马背上的人,银盔银甲,背上背着一把巨大的银弓。

随着鼓声再次响起,白马朝着山谷边缘的至高点飞驰而去。在临近至高点的边缘,马背上的人突然勒住了缰绳,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嘶吼,白马跃起了它的前腿,就在那一瞬间,“嗖嗖嗖……” 十支利箭几乎同时射向了空中。

箭,在一千米的高空也丝毫没有减慢速度。随着身旁响起的呼啸声,两行泪珠从她的双颊滚落了下来。

第一章

2025年1月25日 西安 中航第五研究院

“这次嫦娥5号满载而归,杨工你功不可没啊。” 院长和杨总工程师边走边聊着。

“您过奖了。我也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顺利。”

“能够在月面登陆,采集岩石样本并返回地球。这样的技术,除了美国也就咱们了吧。” 院长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杨工办公室的门。

杨总工程师知道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院长的来访绝不是为了夸自己两句。

“NASA的局长查尔斯来过电话了。咱们的嫦娥5号登陆器在吕姆克山脉硬着陆时,他们的月震仪测得了将近10分钟的震动。难道月球真的是?”

“看来是真的。如果月球是实心的,着陆时的碰撞震动最长不会超过1分钟。而且之前玉兔号月球车传回来的土壤样本,铁和钛的含量大大超过地球。很有可能月球的岩石层下面是个空心的金属球体。”

“嗯,我知道了。等这次的月岩分析完成了给我一份详细的报告。记得把你的推论也加上去。” 说完,院长便起身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了,进来的却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他的个头至少有1米9,一袭略微紧身的卡其色风衣勉强掩饰着衣服内强健有力的身躯。黑色的头发下是一双棕色的眼睛。轮廓分明的五官犹如古希腊的雕像,但眉宇之间却带着古典的东方神韵。

“杨先生,我要的东西到了吗?”年轻人的声音温柔而低沉。但是老杨却感到了一种摄人心魄,让人无法质疑的威严。

“东西到了。”老杨把头转向了房间角落的一只手提箱慌忙答道,“这次真的要感谢伏羲社给予我们的帮助。没有你们提供的吕姆克山脉的环境数据,还有登陆器关键部件的技术参数,这次的月岩采集任务不可能那么顺利!”

“不用客气,你们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年轻人淡淡一笑,走向了手提箱。

对于伏羲社,老杨所知道的只有这个名字。两年多来,所有的技术资料都是从一些匿名服务器直接发送到老杨的私人邮箱。而其中一些无法通过邮件沟通的资料则由这个年轻人代为传递。每一次来访,年轻人似乎都有意和老杨保持着距离。总是匆匆来,匆匆去。

“箱子里的这些石头究竟是什么?” 目视着年轻人离开的背影,杨工问道。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

“是过去,也是未来。”

第二章

若寒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两眼红红的。从苏醒的那天起,这个梦就一直伴随着她。身旁的男友易城一边把她搂在怀里,一边呢喃道:“又梦见你的绿箭侠了?”

“才不是绿箭侠呢!”

望着身边呼呼睡去的易城,若寒闭上眼回味起之前的梦境。若寒知道那不仅仅是梦,那是她记忆的一部分。她认识那个骑在白马上的人。不仅仅是认识,还有可以托付生命的信赖感。但为什么她会离地面越来越远?为什么那个人会向她射箭?也许已经隔了太久的时间,也许这一切本该在长眠中被彻底抹去。那些遥远的记忆和情感就像山谷中的雾霭,浓得化不开。然而,此时此刻,她最想看到的却是那张银盔下的脸,那张至今让她心跳、落泪,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脸。

也许,他们的宿命,只能是相忘于江湖。

很快,若寒的思绪又转到了初见易城的那一刻。那时她正作为南京大学一年级的新生,在族人的要求下选修了南大的细菌学。而易城则是这门课的授课老师。易城除了授课外,专攻细菌和细胞线粒体之间的关系。30岁不到,就在英国的细胞杂志刊登了3篇论文,据传闻极具获得诺贝尔奖的潜质。

易城是一个奇怪的家伙,年纪不大,却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身上穿的那件夹克估计是10年前的款式。说话的样子严肃,又有几分死板。当他第一次看到若寒的时候,手里的那摞书都掉在了地上,引得课堂上一阵哄笑。也许这就是书呆子见到美女的典型表现吧。

然而族人却要求她尽可能地接近这个书呆子,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计任何代价。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四年的大学时光转眼即逝。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顺理成章。在他们朝夕相处的4年里,若寒发现易城除了细菌学,在艺术、历史、哲学等方面也有极高的造诣,而且他对世界上的一切生灵都充满着敬意和爱。而她则成了他心中那颗最珍贵的宝石。易城毫无保留的和她分享着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研究成果。易城告诉她,他的研究,发现生物细胞在吞噬细菌的过程中可以把细菌体内的DNA片段插入到自身的DNA中。这意味着一切生物包括人类都能够通过主动感染细菌的方式改变自己的DNA,从而拥有超能力,甚至获得永生。

渐渐的,在若寒的心中,梦中的那匹白马越行越远,而易城却离自己越来越近。若寒甚至快要忘记当初接近易城的目的,还有她与生俱来的职责。

然而一切都在那一天发生了改变!

第三章

若寒来到栖霞山下的汤谷庄园已是黄昏时分。哥哥逄蒙告诉若寒,这次六大长老会亲自见她,同时还会安排给她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

汤谷庄园的设计师显然习得了先秦建筑的精髓,庄园正中的主建筑被设计成了宫殿的样式。楠木雕刻的屋檐上,一条巨蛇含着明珠。大殿前的祭台被七座汉白玉雕刻而成的神像环绕。他们分别是伏羲、天吴、毕方、据比、竖亥、烛阴、女娲。而伏羲的雕像显得比其它六座更为雄壮巍峨。

殿内的云顶以檀木做梁,水晶玉璧为灯,范金为柱础。大殿的四壁雕刻着从盘古开天一直到大禹治水的神话故事。16根金丝楠木的殿柱环刻雕琢着巨大的蟒蛇。

一条笔直的路沿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进入大殿的底下,在地下通道的尽头是一道足有10米高的圆形闸门。闸门两侧站着2位身穿黑色盔甲,头戴蛇形头盔,身高接近2米荷枪实弹的警卫。若寒走到门前把右侧手腕上的手环靠近了闸门,大约5秒钟后闸门缓缓地向两侧分开。

闸门的另一端是一条长长的金属通道。通道的四周是一个直径300米的的巨大深井。深井的中心遍布着相互交错的金属通道。而在深井的井壁上是一间间亮着灯光的房间。若寒进入了通道旁的一个自动升降机。很快升降机便停在了名为雷泽的房间门口。

在房间里等待她的是5个身材高大、面容庄严的年轻男人,1个带着面纱的女人,还有身着卡其色风衣的逄蒙。“女娲殿下!天吴、毕方、据比、竖亥、烛阴各位长老!哥哥!” 若寒向每一个人行了礼,然后默默地坐在了会议桌的一头。

“若寒,这几年辛苦你了。你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教授的研究资料我们都研究过了,对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帮助很大。”

女娲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而慈祥。当若寒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总爱缠着女娲给她讲各种各样的故事。但是今天,同样的声音,若寒却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任务完成了?那易城怎么办?”若寒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仍旧无法掩饰自己紧张的心情。

会议室里的空气似乎瞬间凝结住了。

“女娲殿下!” 若寒的声音带着颤抖。

女娲并没有回答,把头转向了若寒的哥哥逄蒙。

“你知道规矩的,别让他痛苦。”逄蒙平静地说道。

“就像当年你毒死图灵那样?”

逄蒙一下子皱紧了眉头,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你知道,对于我们族人而言,永生何尝不是一种诅咒。我们终将会看着那些凡人,那些我们在意的人,一个个得离我们而去。一个个……”女娲似乎在劝慰若寒,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据我们所知,欧洲的那些人已经在暗中联络那个教授了。”火神毕方补充道。

“如果伏羲在就好了。”水神天吴跟着叹了口气。

第四章

关于自己所属的种族的历史,当若寒从长眠中苏醒过来之后就不止一次听女娲和她讲述过。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本无月亮。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孕育着各种各样的生灵,而被现代人称为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两个族群逐渐拥有了智慧,开始成为这个星球的主宰。而我们就是那些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高大英武,而智人则长得矮小软弱。每一次的部落冲突,尼安德特人总能轻易取得胜利。然而这看似自然的恩赐却很快变成了一种诅咒。

在一个黑暗的夜晚,天空突然变得明亮,犹如白昼。接着,大地开始剧烈地震动,紧接着便是如暴雨般的流星从天而降。流星过后天渐渐暗了下来。天空中便有了月亮。

那些从天而降的流星似乎污染了星球上的水源。不久人们开始生病并很快离开了人世。后来我们发觉受到影响的只是我们尼安德特人和一小部分野兽。很久很久之后我们才知道,在那次浩劫之后这颗星球上仅仅剩下了2000名左右的尼安德特人。很多存活的人身上还长出了如蟒蛇般的鳞甲。由于形象可怖只能终日以衣蔽体,甚至始终带着面纱。然而不久,那些幸存者却惊讶地发现他们获得了永生,甚至拥有了超越常人的能力。

水神天吴能够在水中呼吸,他在水中的速度比鲨鱼还要快。火神毕方,温度再高的火焰也不能伤他分毫。而我们之中最厉害的就是猎神后羿和他的妻子嫦娥。后羿力大无比,能拉开200斤的巨弓,10里之内箭无虚发。而他的妻子嫦娥则身形矫健,快如闪电。这对夫妻一直是我们族人甚至是那些凡人的守护者。人们曾一度遭受那些变异野兽的侵扰。其中有龙头虎爪,叫声却像婴儿的猰貐,长着钢牙、刀枪不入,隐匿在水中的凿齿,以及有9个脑袋能够喷水火的九婴。后羿带着他的妻子嫦娥和他的徒弟逄蒙历经千险将它们一一猎杀。”

”唉,真是可惜!“ 每一次讲到后羿,女娲的故事总会戛然而止。

第五章

易城的办公室就在南大第四教学楼3楼。中国传统的春节即将来临。傍晚时分天上飘着小雪,道路两旁的路灯上已经挂起了红色的灯笼。以往这个时候,若寒总会和易城撑伞漫步在校园的小径上,这对俊男靓女总能引人侧目。

如今,第四教学楼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也许春节快到了,其他的教职员工都回家和家人团聚了。在这个时刻仍旧埋头工作的也只有易城。若寒对于易城的生活规律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她悄悄来到易城的办公室门口。从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一个打火机大小的金属盒子。颤抖的手慢慢拉出了一根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细丝。她把细丝的两头分别固定在办公室门两侧离地1.6米处的位置。然后慢慢离开,来到了易城办公室对面大楼的一间暗着灯的房间。

这是一根纳米丝,直径只有5微米,但是十分坚韧,能够轻易地切割金属。当易城推开门走出房间的时候,纳米丝会连同办公室的门和易城的脖子一起切开。而这个过程易城不会有任何感觉。纳米丝会在神经向大脑传递痛觉之前就把它们一刀切断。在若寒模糊的记忆中,就是她的丈夫后羿曾经教她用这个方法切下了九婴的九个脑袋。

站在黑暗中的若寒看了看手环上的时间。已是傍晚6:30。对面的易城站起身,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拿出手机微笑着操作了些什么。紧跟着若寒的手环闪烁了一下。“亲爱的,我出发了。” 每次易城离开办公室都会发信息给她。而此刻,若寒已是泪流满面。望着易城走向办公室的大门,她打开了自己的手机,但颤抖着的手无论如何都按不准易城的号码。

易城推开了门。

突然,他站住了,迅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灵巧地伏下身走出了房间,轻轻地把门带上。

站在对面的若寒惊得张大了嘴巴。

第六章

若寒用一只手掐着逄蒙的脖子紧紧得把他按在墙上。蓬蒙则闭着双眼一言不发。

“你不是说他死了吗?那天山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逄蒙仍旧闭着眼睛。

“你至少告诉我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不说我就杀了你!“若寒仍旧紧逼道。

逄蒙轻轻拍了一下若寒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好,我告诉你!”

“师傅他疯了!”

逄蒙揉了揉他的脖子。

“在消灭了猰貐、凿齿、九婴这些异兽之后,师傅的性情就变了。他开始和那些凡人混在了一起,而且变得嗜血成性,甚至开始杀害自己的族人。那年伏羲给羲和的9个孩子造了9个热气球作为礼物。当那9个孩子坐着热气球来到咱们居住的山谷上空。师傅居然狂性大发,用他的追风逐日弓把他们全射了下来。

羲和得知这个消息后伤心欲绝。她并未告知女娲殿下,独自带领火神、水神等长老,还有我们其它的族人,乘坐着49个热气球,去山谷找师傅报仇。

我和火神是挚交,所以在羲和发动攻击之前他把消息悄悄告诉了我。我觉得我们不能为了师傅殉葬,所以就带着你乘上了一只热气球准备离开。

没想到师傅当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竟然朝着我们射箭。气球坠毁后你陷入了长眠,女娲殿下也没有办法把你唤醒。在经过各种尝试之后,她最终决定先把你安放在昆仑山的冰窟中。之前她每年都会去看你,后来她在你的冰窟中安置了生命探测仪,并且直接连接在了她的手环上。直到5年前你突然苏醒过来为止。”

“那后羿他最后怎样了?” 若寒焦急地问道。

“现在我也不敢肯定。山谷里的火烧了整整7天,等火灭了,山谷中所有的一切都被烧成了灰。我们找到的就只有师傅的这把追风逐日弓了。”逄蒙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那把巨大的银弓。

“还有,那次山谷大战之后,我们中最有智慧的伏羲也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第七章

若寒的心情是复杂的,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像今天那么轻松,同时也充满了愤怒。他一定早就知道了,他竟然骗了自己那么久。一副笨拙的样子原来都是装的,想到这,若寒摸了摸别在腰间的两把闪着寒光的短剑。

开门的是易城,看不出他和平时有任何的不同。依然是他憨憨的招牌式微笑。

不由分说,若寒闪电般地拔出双剑以十字形架在了易城的脖子上。

“告诉我,为什么叫易城?”

易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太久了,很多事都忘记了。能够记得的就是从一座城来到另一座城。还有……”

“呵呵,都忘记了。当初用箭射我的事大概也忘了吧!” 若寒的双眼射出了两道寒光。卡在易城脖子上的双剑合得更拢了。刻在双剑上的龟纹和水纹图案闪着幽幽的寒光。

“他们把干将莫邪给你了?”

没等若寒回答,易城的双手已经像钳子般扣在了若寒的手腕上。若寒用尽全力也无法挣脱。她急中生智大喝了一声“放手”,易城竟然真的松开了双手。若寒随即向后一跃,手握双剑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还有,你还记得吗?你和你哥哥第一次来我家逼我做你们的师傅时,也像今天一样把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对于若寒的挑战,易城不以为然。

若寒首先展开了攻击,她施展起瞬移之技,就像在各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对易城发动了攻击。然而无论在哪个方向,一旦靠近易城,易城就像蒸发了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其它地方。

若寒发觉自己始终无法靠近易城,便把手中的两支短剑抛向了易城。在两支短剑的剑柄上分别有一根细细的富有弹性的纳米丝固定在若寒的手环上。如果短剑没有刺中目标会被细丝拉回。若寒通过快速的抛出和拉回短剑,在易城面前形成了一堵剑墙。而易城却像幻影一般任由这堵剑墙穿过而毫发无损。

正当若寒累得热汗淋漓,她突然发现两支短剑已经落入了易城手里,易城牢牢得抓住了两支短剑。而若寒的双手也被手环紧紧套住。

“你记得吗,你说你拉不动弓箭,是我帮你设计了这个链子剑?” 说完,易城一用力把若寒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此时的若寒已无力挣扎。

“我什么时候用箭射过你?”

“山谷之战,你应该记得我那个梦吧,不,那段记忆吧!”

“我记得,终身难忘!忘记的是你吧?” 易城不无惆怅,“你不会忘了虎子、阿五、小鱼儿吧?”

听到这3个名字的若寒犹如被闪电击中,浑身战栗了一下。记忆在她的脑中渐渐复活。

第八章

在猎杀猰貐、凿齿、九婴这些异兽的日子里,后羿的性情确实变了,但并不是变得嗜血。在和这些异兽搏斗的过程中,后羿师徒三人拯救了很多兽穴中幸存的孩子,和那些父母被异兽杀害的孤儿。后羿觉得比起猎杀异兽,保护那些孩子,教会他们自我保护的能力要重要得多。

后羿和嫦娥便把那些孤儿带回了家,平时就在山谷里教他们射箭。其中最为聪明伶俐的就是虎子、阿五和小鱼儿。后羿夫妇完全把他们当作了自己的孩子。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山谷的上空突然飘来了9只庞大的热气球。红色的热气球远远看去就像9只熊熊燃烧的太阳。气球上竟然有人不断朝地面丢掷火球。气球所到之处,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山谷中的麦田、房屋一瞬间都化为了焦炭,幸存的人们指着天咒骂,拿起石头抛掷,但都无济于事。当后羿夫妇冲出房间,他们看到的是从天而降的火球砸中了正朝着他们射箭的虎子、阿五、小鱼儿三个孩子。夫妻两人看着三个孩子在他们眼前被火焰吞噬融化,痛不欲生。

后羿立刻举起了他的追风逐日,把9个热气球从天上射了下来。后来逄蒙告诉后羿,气球上的人是他们族人中掌管武器的女神羲和的9个孩子。这9个孩子平时仗着自己母亲的权势飞扬跋扈。那天悄悄从武器库盗取了伏羲新设计的热气球和燃烧弹。也许在他们眼里那些无法永生的凡人只不过是给他们任意践踏取乐的蝼蚁。

然而,在一天内失去9个孩子的羲和,彻底疯狂了。她未经女娲和长老会的同意,带着她的一干好友,乘坐着剩下的49只热气球,对后羿和山谷的村民进行报复。事先知道消息的逄蒙不仅没有告诉后羿夫妇,反而用药酒灌醉了他们。在羲和进攻前,悄悄把嫦娥带上了热气球。

当嫦娥从药酒中清醒过来,她和逄蒙乘坐的气球已经升上了半空。看着骑着白马赶来的丈夫,嫦娥焦急万分。丈夫虽然勇猛,奈何敌人人多势众。眼看着丈夫即将葬身火海,嫦娥从气球上奋力一跃,在清晨的浓雾中,就像从月宫中飘下的仙子。

第九章

正当易城和若寒相拥着沉浸在一幕幕的往事之中。门砰的一声碎了,三支巨大的银箭呼啸着飞向这对亡命夫妻。易城奋力推开怀中的若寒,勉强躲过了飞在前方的两支利箭,但是第三支箭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易城只能不顾一切用自己的右手去遮挡。箭穿过了易城的手掌,把他牢牢钉在了易城背后的钢筋混凝土墙上。

站在门外的正是举着追风逐日的逄蒙,和手握迪龙埃罗火神炮多管机枪的毕方。若寒一个箭步冲到易城身前,厉身喝道:“逄蒙,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羲和和长老们就知道你杀不了他。就让我们来替你了断。刀箭无眼,你是知道追风逐日的厉害的!”

“若寒,你闪开。”易城温柔地和若寒说道,似乎根本没有把当下的危险放在眼里。

“逄蒙,毕方,看来你们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那还不赶快离开?” 易城的声音异常平静。

而此时,豆大的汗珠却已从逄蒙的额角渗了出来。

“师傅,你的追风逐日现在可是在我手里。”此时的逄蒙已完全没有了以往刻意表现出来的冷峻,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虽然你一次能射十支箭,但是我的火神炮1分钟能够发射3000发!这世上还没有谁能和我们神族作对!”火神毕方在一边壮胆道。

“你们还真把自己当神了!”易城嘴角轻轻一扬,露出轻蔑的一笑。

与此同时,一把银色的手枪从易城的左手袖管滑落。两发黑色的子弹几乎同时射出了枪管。当在场的人听到枪声的时候,子弹早已射断了追风逐日的弓弦和机枪内的电动机。易城顺手射断了钉在手上的箭杆。

“这把伏羲设计的迷你轨道炮,射速是音速的12倍!告诉他们,猎神和伏羲都活着,不要把自己变成了我们的猎物!”

尾声

南京 汤池庄园

“逄蒙,你带回来的石头不是我们要的。”女娲厉声道。

“这只箱子是我亲自从杨总工程师办公室拿回来的,不会有问题啊!”逄蒙辩解道。

“一路上你都遇到过谁,发生过什么?你再仔细想想!”

“一路上箱子都在我手上,机场安检的时候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即便在飞机上,箱子我也一直拿在手里!”

女娲皱了皱眉。

“等等,在机场里帮我做安检的那个人好像不是中国人。那时我的注意力都在箱子上,并没有把这当回事。难道?我现在立刻去机场调查!”

希腊 爱琴海

宝蓝色的海面上,一艘船头立着一把七弦琴的白色游轮向着雅典卫城的方向急驶着。站在船头的男人一边喝着香槟一边眺望着远处高大宏伟的帕特农社庙和宙斯神庙的遗址。海豚们三五成群,在船头跳跃嬉戏。好像自愿充当着游轮的导航员。

随着一阵铃声,男人接通了电话。

“赫尔墨斯,女娲他们把你骗了。你拿回来的石头都是假的。我们已经对石头进行了生化检测。可以肯定,这些石头不是来自月球,而是中国陕西的太白山。”

“你告诉父亲宙斯了吗?”

“说了,他说和他们的战争在所难免!”

西安 中航第五研究院

杨工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院长,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高大俊美的年轻人。

“易城,好久不见了。”杨工热情地和易城打了招呼。

“是啊,好久不见了。上次你表演得不错,逄蒙这小子一点都没怀疑。”易城笑着说道。

“我的妻子若寒。”

“她就是嫦娥本尊。” 一旁的院长补充道。

“那些石头检测下来的结果如何?”易城急切地问道。

“和你预测的一样,石头上仍旧保留着具有活性的细菌。应该和七千年前改变你们DNA的那些细菌是同一批。但是我们发现这些细菌不是天然形成的。虽然每个细菌包含的DNA碱基序列整体上都不相同。但是它们每一个又都包含了一部分相同的序列。就像商品上的品牌标签。而且这个标签看上去像一个坐标。”

“是不是一旦破解了这些细菌的秘密就能利用它改变或者增强我们尼安德特人的能力?”若寒问道。

“不仅可以增强我们尼安德特人的能力,普通人类也一样。”易城很确定地答道。

“如果这样的话,我担心……” 院长陷入了沉思。

“伏羲,你担心,除了我们中国的族人,那些欧洲、印度、埃及的尼安德特人都会来争夺这些石头?”若寒问道。

“不仅是尼安德特人,我们普通人类也会!” 杨工跟着说。

“你们说的都对,但是和真正的敌人相比,这些都不足挂齿。”

“细菌设计者?”

时针、分针都指向了12,远处的天空被一道道烟火照亮,那是人们在庆祝2025年的农历新年。月,依然散发着冰冷的寒光,默默注视着这颗蓝色星球上发生的一切。

© 本文版权归 瓦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