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吻

0

作者:不暇自衰
责任编辑:烫烫
阅读需要:25分钟
浏览次数:50

1.叛乱

发射场附近聚集着很多人群,他们支起帐篷,风餐露宿。食物的短缺让他们显得面黄肌瘦,眼睛里充满浑浊,情绪颓废又暴躁。由于植被都已经被清除,黄褐色土壤暴露在空气中,肮脏的布毯和各种垃圾随意丢弃,凌乱不堪。远远看去,平原上几缕炊烟缭绕在灰黄破碎的背景中,一副让人不忍直视的衰败景象。

隔着通电的铁网,里面的士兵和往常一样昂首挺立,胸前的枪斜朝向天空,看不见染血的子弹。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带着怜悯的心情去看待无法进入发射场的人,可是现在内心只剩麻木。对于整个文明而言,单独的无意义个体不值得去拯救。

有人透露了风声,说叛军正在接近,他们准备夺取即将启航的太空舰,那是唯一得救的机会。可是叛军只是群聚集反叛的平民,甚至没有规范的武器,企图占领装备齐全的发射场可以说是自杀式行动,问题在于,事情并没有那样简单,也不会如同民众所想的那样残酷。

林仪身穿不起眼的灰色服装出现在地平线,他距离发射场是如此遥远,以至于没人看清他的存在,只是知道遥远处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黑点。曾经他有机会成为最终确定的人员,作为优秀的基因前往宇宙,只不过原来的机会已经被剔除,现在只有他自己争取。从他带领人群夺下附近军事基地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要进攻发射场。身后狂热的群众举枪吼叫着,把林仪视为他们的信仰,而理由非常简单。

这个单薄的青年,最先开始抢夺反抗,并且告诉他们,作为一个有智慧的人类,自身命运应该亲自决定,甘于接受他人安排是懦夫的行为。

当土丘上的林仪抬起手指向发射场的瞬间,人群突然沸腾了一般,几万人就像凶猛的豺狼般奔跑,没有任何技巧,只有单纯的血肉之躯去抵抗发射场几千名士兵。林仪并不指望这些原本身份各异的人能够绝对听从自己,可是除了不择手段,根本无法进入发射场,人群只是被他煽动的暴徒,同时也是最终目的的牺牲品。

翠绿的低矮树丛被踩踏至倒伏,土壤留下凌乱的脚印,如果从高空向下俯瞰,灰色的触手状区域正在延伸包围发射场,疯狂的人群用喊叫掩饰畏惧的心情,毫无理智地追求活下去的最后希望。终于枪声响起,越来越频繁,许多人倒在地上,鲜血融入土地,留下深红的泥泞。没有几个人受过训练,也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甚至还会出现误伤身边人群的情况。

空气中很快弥漫起腥甜的味道,无数人大喊着,有几个人丢下枪退后,可是背部却出现了几个血洞而倒下。林仪收起枪,如同散步一样走在人群最后,但是目光只看着凸出天际的太空舰。

“交出太空舰!”

“每个人都有生存权力!”

原本在发射场附近的人们显得惊慌失措,听着耳边的呼叫,有人已经捡起地面上掉落的枪支,跟随人群冲向发射场,闻着鼻息间的浓重火药味,对通电铁网后的士兵扣动扳机。强大的后坐力经常让不熟练枪支的人随后坐力摔倒,手掌肿胀甚至脱臼,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再次站起,继续前进。人群被机枪扫射,成排倒下,还会有猛烈的爆炸,留下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这样的景象激起了更多的畏惧,可是愤怒的情绪变得越来越剧烈。

支起的帐篷被撞倒,燃烧的篝火被踩踏湮灭,瘦弱的人们看见身边嘶吼的身影,眼睛里闪烁着奇特的光亮。就像被命运驱使一般,毫无希望的人们站起身,拍去身上的尘埃,捡起身边的一切武器,跟随人群奔跑。

时间逐渐过去,空气中弥漫着火药与血混合的味道,一个颓废的中年人摔倒在铁网前,慌乱开枪射死了前方的士兵,将唯一的手榴弹扔在脚下。他没有来得及逃走,就被高速旋转的子弹直接洞穿了头颅,脸上的表情定格在几秒钟前的微笑,双腿还随着神经反射倒退几步,随即后仰倒下。手榴弹的爆炸直接将尸体掀起,残片带着余温残留的碎肉四处飞舞,而看似无法攻陷的铁网出现了缺口。

林仪半眯着眼睛,稚气还未完全褪去的面孔上,阴冷的表情里夹杂着几丝莫名的眷恋。

2.进入

天空上的云层悄无声息地聚集,阳光被遮挡,在地面上留下一块块黑色区域之后,风带着刺鼻的气味拂过脸庞。警报声在发射场区域循环播放着,太空舰中的人群停下训练,全都注视着大厅突然亮起的屏幕,中年人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他身穿军装,尽管脸上有太多岁月的痕迹,头发也出现些许白色,但是却仍然未抹去那种无法忽视的刚毅。

远处的炮火声还在持续,大厅中站立的人群神色各异,他们并不是军人,只是被选出来作为优秀基因携带者离开地球,经过两年的训练、挑选才确定目前的数百人。

“叛军正在发起进攻,虽然外围防御队伍装备精良,但是不排除有遗漏的一部分进入这里,所以我希望你们拿起武器,和所有的士兵们共同作战。如果你们是人类的未来,那么请拿起肩负文明传承所需要的胆魄,畏惧者将直接被踢出这里,而入侵发射场的人,将以反人类罪给予你们立即处决的权力。”

话音落下,大厅陷入短暂的沉默,而不知是谁大喊道:“为了人类,驱逐叛军。”

顿时所有人的情绪都被点燃,异口同声地高声喊着。屏幕上的中年人没有透露太多的情绪,很快关闭通讯画面。许多士兵进入大厅,将枪支弹药放在每个人身前,人类的基因种子们全都拿起枪,随时准备迎接鲜血的洗礼。

在周围大部分人都陷入亢奋状态的时候,有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少女,轻抚着训练时候用过无数次的枪械,盯着地面陷入沉思。外面的叛军肯定和某个人有关,那个她曾经留恋,却最后离开的人,只不过现在多余的想法只会引来灾难,所以只可让自己静下心来。

与此同时,残余的人群跃过地面的尸体,手榴弹的爆炸声中,铁网的一整边被破坏殆尽,内部也是众多倒下的士兵。水泥地被血染成深色,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人海战术取得了成功,发射场外围被成功占领。进攻的方向刚好是发射场的居住区,正面战随着深入变成了巷战,而现在几万人的队伍已经锐减到一千左右,但是进入发射场也就代表不会受到导弹攻击。

林仪悠闲地走进去,抬枪射死房屋中的士兵,然后换下对方的衣服,他一直很低调地在前进,这本就是曾经在发射场训练时学会的技能,降低自己在别人视线中的存在度。他本以为自己的成绩足够优秀,可以继续留下,可是最后一次筛选却将他无情剔除,原因是莫须有的精神疾病。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缘由,在思考了许久之后,才开始这一切的不择手段。

随着最后一群进攻的人从旁边跑过,林仪走出房屋,微抬起头不去看地面的尸体,朝熟悉的路线前进。他的身形并不强壮,偏向瘦弱,而只有那双眼睛特别明亮,脸上的表情尽管被很好地隐藏,可是只要有人注视着他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林仪心中所潜藏的全部。

“林……”有人突然走出,看着迎面而来的林仪,他还没说出完整的话,就被数颗子弹射穿。

走上去捡起对方的电子胸卡,上面竟然清晰地显示着太空舰升空倒计时,林仪用力折断之后放进口袋。此时眼前是一堵普通围墙,而里面就是他待过两年的训练场,再往内部就是太空舰所在地。原以为自己不会从这里离开,又或者以为自己不会再回来,可是现在却又一次站在门前。

发射场内部的士兵仍然在抵抗,而且逐渐地占据上风。失去最开始的人数优势之后,那些叛军人数骤然锐减,最终有人开始后退,并且拼命逃窜。企图夺取发射场的叛乱在付出惨重代价后,迎来了失败的局面。

但是对林仪而言,还没有结束。

他淡定地,毫不畏惧地走进大门,里面许多士兵正在做最后清理,有几人停下脚步向他看来,但最后还是没有疑虑地离开。对于内部训练人员,外围士兵是很少接触的,所以林仪根本不担心自己被认出来,除非是有和他同样的训练人员出现,所以他有恃无恐地继续前进,直到几个浑身染血的士兵将他拦住。

“你不能进去。”

他们的身后是一栋外表普通的三层楼房入口,原本门上存在面部和指纹双重扫描设备,只不过已经被破坏了,对于林仪而言这很幸运,不必冒更大的风险。他抬起头,擦去额头的汗水,装作焦急地看着云层翻滚的天空,然后声音沙哑着说道:“我是基因计划的成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首长说。”

说完,林仪抬起手展示之前捡起的胸卡:“不小心弄断了,都怪那些该死的暴民。”

“我好像见过你。”一个士兵突然说道,同时也接过损坏的胸卡。

林仪的心跳在加速,右手已经触摸着身后的手枪,没想到在这里还是被认出来了,尽管在意料之中,但还是无法避免内心的紧张。他已经做好将前面几个士兵全部杀死,冲进楼房,或者自己死亡的准备,双眼的视线已经逐渐凝聚,大脑中在构思最好的策略。

“让他进去,我对他有印象,确实是之前在内部训练的人员。”

那个士兵的话语让气氛松懈,林仪接过胸卡才明白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被剔除,他对前面几人笑了笑,然后走进去爬上三楼,直接奔向记忆中可以确定的办公房间。他轻轻敲门,尽量让呼吸平稳,里面很快传来一句:“请进。”

中年人背对着他,指尖抚摸着自己满是皱纹的额头,首长多年的习惯就是对进入办公室的人会很松懈,就连如此危险的今天都不例外。林仪的眼睛闪烁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拿出已经打开保险的手枪,用平稳的步伐走上前,最后顶住对方的后脑勺,感受着中年人诧异的停顿。

“我赢了,长官。”

3.雨声

太空舰升空时间提前到40分钟之后,之前的恐怖袭击给发射场驻军造成巨大损失,已经无法做好继续维持秩序的准备,所以紧急下达提前升空的指令。广阔的平台上,人群排成长队前行着,几公里长的太空舰竖立在地面,周围的支架上,楼梯层层往上,最后到达多个入口。许多人没来得及清理身上的血迹,只是根据紧急命令进入太空舰,现在发射场经受不起第二次袭击。

所有人收拾好自己并不多的行李,装进统一形式的背包,人流缓慢地前进。之前的进攻导致军队损失惨重,但是基因计划的成员并没有太多伤亡。他们中有些人在庆幸,有些人在兴奋,还有些人维持着如同往日的平静,用麻木的神色看待现实。

“严玉,等等我。”

少女听见传来的声音,于是停下脚步,转身用平静的神色打量着身后的年轻人。突然狂躁的风吹动她有些凌乱的头发,似乎也透露出潜藏在内心的情绪,严玉没有片刻迟疑,继续向前走去,她完全不想理会那个纠缠不休的家伙。

“你想逃避吗?除了已经被剔除的林仪,我的基因组是最适合你的人选。”那人并没有因为严玉的冷漠而放弃,虽然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只是语气出现了不耐烦的含义。

“杨原,你认为我会听从这句苍白的理由?”严玉不打算浪费时间。

“我看出来了,都这个时候,你居然还相信爱情,真是让人发笑。你的拒绝对于最后系统下达的决议是无效的,那时会采用强制手段,我们的存在是为了人类的延续。”

听到对方毫无掩饰的话语,严玉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向上行走,直到顶部连接太空舰入口的平台。她看见首长也站在那里,扶着栏杆像是在沉思,而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帽檐拉低的士兵,尽管平淡无奇却吸引着她全部的视线。

天空传来雷声,空气中的气息带着潮湿,夹带寒意的风肆无忌惮,在高处还能看见远处地面的血迹和无人收拾的尸体。只要进入太空舰,就相当于对地球的抛弃,也许死亡反而是回归自然最好的表达,也是让自己永远留在地球的唯一方式,幸存的人类要么被外来种族全部歼灭,要么就得向像他们一样,去往危险重重,却还如此孤独的宇宙。

“首长好。”严玉在经过两人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敬礼,可是却注意到首长奇怪的表情,和直视着自己的眼神。

他身后的年轻士兵摘下帽子,然后右手一挥,让它从高空坠落下去,在风中划出弯曲的轨迹。而那个士兵的手中,一把小巧的手枪抵住首长的后背,严玉在短暂的慌乱之后,终于看清了那个士兵的脸,那张在离别之后,想念了无数次的面容。只不过那染血的军衣还散发着铁锈的味道,而那双熟悉的眼睛失去了原来的色彩,只剩下被痛苦侵染之后的狠厉。

“林……仪。”

严玉压抑住声线的颤抖,停下脚步。

“终于又见面了。”林仪露出笑容,背靠着栏杆,只不过手枪隐秘地握住。

走在后面的杨原也认出了首长身后的林仪,只不过并没有注意到太多异样,但还是拿出枪做出防御的姿态。从被选入这里直到现在,他都将林仪视为最大的障碍,原本林仪的消失让他完全地放松,可是现在他却又出现在自己眼前。

林仪自然也发现了杨原,他脸上的笑意不减,对首长低声说道:“就是因为他的存在,所以你才将我剔除吧,我起初也在疑惑,不过几天前我知道你这样做的理由了。”

“奉劝你停手,我可以承诺让你安全出去。”

“你这位侄子的条件达不到最后筛选的标准,但他却是你唯一的亲人,所以将我剔除既可以清除对他的威胁,又可以给予他留下的名额。为人类留存优秀的基因,这可真是肮脏的理由。”

他从口袋里掏出另一把枪,那是原本首长腰间的枪。准备了很久也就只等着今天的这一刻,但是林仪仍然需要做出最后的行动。枪口对准杨原惊恐的双眼,而首长被他拉住挡在身前,这一幕被周围众多人的视线捕捉,而林仪没有任何犹豫地扣动扳机,子弹直接夺取杨原的性命。杨原的枪口也射出一颗子弹,直接穿透首长的腹部,他临死前的举措就是想不顾首长的性命,杀死林仪,可是并没有达到效果。

“看吧,这就是你想要维护的亲人。”

没有生命的躯体倒下的同时,冰冷的感觉出现在林仪额头,无数雨滴从天空坠落,由淅沥的声音很快变为滂沱的雨幕,寒冷的感觉很快侵染全身。首长捂住自己的伤口,脸色苍白下去,而两人的周围,所有人的枪都指向这个方向,林仪已经没有任何存活的机会了,可是他仍然在笑着,由轻笑变为癫狂。

严玉站在不远处,水珠顺着她的脸庞,顺着她的发丝滴落到地面,而眼眶里充盈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为什么最开始,你不选择和我一起离开?”

在高台之上孤独的青年,说出了这场短暂人生最后的问题。他的身体随着笑声在摇晃,而身前的中年人痛苦地跪坐下去,血液混合雨水在地面留下淡红的痕迹。终于,那把用来收割生命的手枪,被满是伤痕的手握住,指向自己的头颅。他的眼睛仍旧那样明亮,只不过瞳孔周围的血丝在表明他最后的偏执。

“亲爱的,我终于帮你解决了最后的问题。”

砰,轻微的枪声。

林仪的不择手段,他的自私自利,他的强迫和固执,都在达成结果之后毫无意义。无力的身影随着地球引力翻过栏杆,随着雨滴向下落去,那双眼睛还睁开着看向天空,只不过所有接收的外部信息在经过神经元传导之后,只能到达一个永恒的断点。

4.吻

恒星周围有许多岛屿,大多都是私人性的,普遍都是圆盘的形状,一面对向炙热恒星,接收宛若无穷的能量。而另一面,则是山川和湖泊,连同赖以生存的空气被最外层的高密度护罩包裹,每十二小时变为透明,展露星空,而不透明的时间,则是在内部虚拟蓝天白云,和人类几千万年都未能忘却的太阳。

湖泊的中央有一个高出水面的平台,在由水循环系统所产生的波浪中,那片白色也是唯美的风景。上面有简单的桌椅,而服务机器人则将酿好的果酒缓缓倒入杯中,它的程序设定了对附近山川上果树的维护、采摘、酿制和现在倒酒的全部过程。

名为云的少女拿起杯子轻嗅着,浅浅地呡一口,酒精的作用让她精致的面容上出现些许潮红。她的视线透过水晶杯,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真是个无趣情节不合理的故事呢。”

“这是大逃亡时期的作品,可以说代表了一部分历史,我觉得还是挺有趣的,只不过文章的作者所在太空舰已经失事,这是他唯一的存留。”男人的手托住酒杯,里面的酒液没有下降丝毫。

“铭,你难道认为一个故事就可以让我留下?”少女的嘴角勾起弧度,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出她话语中的嘲讽。

被她唤为铭的男人,轻轻地打着响指,天空中的蓝色背景连同几朵虚构的云完全消失,太阳飞速落入地平线。纯粹的黑暗中,璀璨的星河在显露,虽然每天都可以见到这样的景象,但是每一次都可以感受到宇宙的辽阔和自身的渺小。尽管现在人类已经不是当年的丧家之犬,用了一千万年的时间完全灭绝了曾经抢夺太阳系的族群,可是对于宇宙而言却仍然微不足道。

“我不这么认为。”铭的眼神诚挚而认真。

“那我劝你舍弃无用的感情,这些都是智慧生物不该有的东西,我会听从联盟的命令舍弃自身融入集合意识,人类不能永远被困在黑暗的宇宙。”

云放下空荡荡的酒杯,纤细的手臂上,淡蓝色的圆环开始闪烁,她前方的空间骤然扭曲成漩涡,隐约可以看到另一端破碎的景象。最后对铭的方向看了一眼,她失望的表情展露无遗,随即起身准备离去。

“你错了!”

铭突然喊道,桌上的酒杯随着他的动作倾斜,向地面坠落,淡紫色的液体散发着轻香飘洒,周围的机器人发出报警提示,开始对地面的碎片进行清理。这些动静让即将永远离去的少女停止脚步,只是没有回头。

“大逃亡时代之后,人类衍生出十多个分支。”铭站起身走向不远处的云。

“有些分支成为了机械生命,有些分支化为意识能量体,有些分支终日生活在虚拟世界,有些分支消失在残酷无情的时间之河。只有我们,这唯一保持了千万年都未曾改变分支,最终成为了超星系团的巅峰族群,你知道原因何在吗?”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而前方的云转过身,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知道。”

“你不知道!”

铭抱住自己心爱的女孩,在这将要离别的最后,他再也无法保持理智,或者说已经放任自己的本能,去做出很可能失败的挽留。他的视线里,那心爱之人的脸庞越来越近,直到嘴唇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柔软。

云吻了上来,她的眼眉满是柔和。

“是的,我不知道,需要你来纠正我。”

铭的意识短暂地陷入空白,脑海中猛然出现的画面跨越了时空,停留在古老太空舰在空寂中爆炸的瞬间;停留在舷窗边正在书写的陌生女孩,她的眼睛里印着星光,也印着悲伤;停留在故事中青年临死前的一刻,那个恍然无措的女孩,看着地面的血泊忍住眼泪;停留在那个孤独的人离开发射场的前夕,他对自己爱着的女孩伸出手,希望得到她的回答,可是现实里只有残酷的拒绝。

但是在那一刻,画面奇异地扭曲了,女孩冰冷的表情变为温暖,她伸出手无怨无悔拉住自己所爱之人,两人一起在周围人不解的视线中奔向满目苍痍的世界。

忘却了一切,可能到来的悲伤。

© 本文版权归 不暇自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