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枭阿正

0

毒枭


作者:瓦力
责任编辑:烫烫
本文获得第五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一等奖
阅读需要:38分钟
浏览次数:79

第一章

地球新历 2535年6月35日 东8区时间 20:25

来自冥王星的登陆舰黑鸦号经过最后的减速进入了地球的轨道。7名身穿黑色纳米服的冥王星突击队成员依次进入了登陆舰的投射舱。

“砰!” 投射舱在距离地表35000公里的高度被发射了出去,就像抛入迷雾中的铁皮罐头。很快,覆盖着投射舱的隔热层就在大气层中燃烧殆尽。紧接着投射舱爆裂了开来,7名突击队员被弹射了出去。他们一边打开纳米服的减速翼装,一边相互聚拢。在黑色的夜幕里就像7只俯冲直下的蝙蝠。

天父接管太阳系各星球上的人类社会已经超过300年了。在这300年里,暴力、犯罪、战争都已经绝迹。人类的武装力量也仅剩下驻扎在冥王星上的太阳系防卫军。而冥王星突击队则是防卫军中最精锐的一支特种部队。他们这次来到地球的任务就是要剿灭由毒枭阿正领导的贩毒集团。

在离开地面700米处,队员们打开了纳米服的喷气减速装置,很快便精确地降落在天父事先计划好的降落点。毒枭阿正的老巢隐匿在中国四川境内的九寨沟。降落点距离毒贩们的营地大约有3000米。营地的一侧是一条50米宽的小河。

“呼叫’黑鸦’,这里是‘阿尔法’,我们已经抵达集合点,完毕!“突击队队长托尼在全息头盔中低声说道。

“这里是‘黑鸦’,已经记录你们的位置, 完毕!”

在托尼和黑鸦号通话的过程中,军士长奎恩一一检查了每一位突击队成员的状况,并清点了装备,以确保任务能够顺利完成。

“活捉药剂师’兰波’,其他毒贩一律就地正法!” 军士长又重复了一次任务内容。

队长托尼挥了挥拳头,7个黑影便朝着河岸边走去。很快便听到了岸边传来的阵阵蛙鸣以及营地里的时而响起的狗吠。

“‘黑鸦’,我是‘阿尔法’。我们已经按计划抵达河岸了。估计5分钟后开始突袭!完毕!”

“‘黑鸦’收到,保持通讯连接,完毕!”

突击队员依次潜入河水中。全息头盔中立刻传来了河流以及营地的三维地形图。很幸运,在房子东侧河岸边的最佳狙击点只有一个哨兵。

队长托尼和汉斯悄悄地移动到哨兵附近的河岸边。两人慢慢将双手伸出水面,继而保持这一姿势静止不动。托尼在头盔中发出了语音指令,全息头盔顶部随即闪烁起了红色的信号灯。不久哨兵就朝着两个人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来干掉他!” 不远处的狙击手艾伦在头盔中轻声说道。

“噗”的一声,子弹从哨兵左肺部穿过,只见他身子略微向左倾斜了一下,整个人便倒向了托尼和汉斯的位置。两人立刻抬高双手,轻轻接住他的身体,顺势按入水中。哨兵在水中痉挛了几下便不动了。

地球新历 2535年6月35日 东8区时间 20:55

营地里那个身着体恤的就是毒枭阿正。身高185cm,看上去有200斤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经过基因优化的旧人类。这时他正在指挥着手下搬运一些细长的立方体箱子。正是他,把已经灭绝了200多年的毒品带到这个时代。原本平静祥和的社会从此开始变得混乱。

染毒者从刚接触毒品时的震惊,不知所措,继而变得疯狂,具有暴力倾向。尤其当人们使用了药剂师“兰波”提炼过的“P”型毒品,他们的行为会变得更加无法预测,他们开始相互攻击,有些人甚至开始蓄意破坏天父的连接设备。“P”型毒品一旦上瘾就很难戒断,并且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整个营地的毒贩包括阿正都是毒瘾者。

跟在阿正身后的是贩毒集团的三号人物列奥。他身形高大,身材匀称。同样身着冥王星突击队纳米服的他宛如古时的战神。当他还是一个受精卵的时候就被天父选中作为太阳系防卫军的一员。直到他在一次埃及的训练任务中发现了500多年前一个叫做吉姆·莫里森的人的手稿,他的命运才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同时,他是唯一一个通过10次概率审判存活下来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从外太空直接跃向地表的人。此时他正紧握着短小精悍的F3000突击步枪跟随在阿正身后。

在营地的正中是一个没有任何窗户的小屋。在小屋正中盘腿而坐的是一个尼泊尔少年。蓬松的头发下是一张清秀的脸庞。他双目紧闭,故作沉思却也稚气未脱。他就是药剂师兰波。他是世界上仅有的能够通过冥想影响到天父的人。

在兰波身后的门旁站立着一个身高170cm的年轻女孩,紧身的银色纳米束装把她的身体勾勒得格外修长挺拔,一头黑发高雅地拢在脑后。黑色的眼眸深邃而清澈。然而此时,她的神色却显得焦虑而紧张,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她让后背尽量贴近门旁的墙壁。手里也紧紧地握着一把F3000突击步枪。她就是贩毒集团的二号人物莎拉。她是第一个染上阿正毒品的人。之后她便成了阿正最忠实的追随者和伙伴。贩毒集团大部分人都是被莎拉引诱吸纳的。

第二章

地球历 2027 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 09:35

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作为一名天狗网上商城的配送员,我要亲自送一个包裹到一个客户家里。我叫张正,从小到大,大家都叫我阿正。我在天狗当配送员快3年了,我的工作就是在公司的控制室通过无人机给客户送包裹。说实话,平时根本不需要我做什么操作。所有商品的配送其实都由五年前天狗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Grid控制的无人机自动完成。

平时我就在控制室里看书。我最爱看的就是《红楼梦》。大观园里的那些女孩子着实可爱。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公司的那些女人平时都不怎么理我,一定嫌弃我是一个肥宅,卢瑟。她们大概不知道我能够熟背三千多首诗词。我最喜爱的是唐寅的《桃花庵歌》。

别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而且我正在努力学写诗,我真正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诗人。我要让我的诗登上《诗刊》杂志。

今天公司收到一笔订单,收件人竟然是“莓莓”。她是BEG50一个200人女子偶像团的成员,也是我的梦中情人。平时我只能在kickkick视频网站中看到她,没想到这次能够和她零距离接触。

我买通了公司的工程师同事,让他取消无人机的配送。我将亲自把包裹送到“莓莓”家。

当我关上磁悬浮车的车门,车便自动启动了。这是一辆无人驾驶磁悬浮车。汽车所有的路线都是由Grid安排设定。因为是在空中行驶,即便在北京这样的城市也不会发生堵车,并且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可以精确到秒。

磁悬浮车在北京的高楼大厦间高速穿行,我的心脏也跟着加快了跳动。

到时是让莓莓给我签个名呢,还是和她合个影?要是能亲她一下就好了。哎,估计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说马上就要见到莓莓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到今天的北京真他妈的漂亮。整个城市就像是属于我的。眼看前方就是莓莓家的小别墅了。

突然,一架无人机呼啸着朝我的磁悬浮车冲了过来。一道强光,一声巨响,我失去了知觉。

第三章

一阵阵的刺痛向我袭来。我能感觉亮光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把眼睛睁开。我一次次地努力,但是都失败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脑中闪现的只有一座小小的房子,然后就是一道亮光。其它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甚至感觉不到我身体的存在。只有我的意识漂浮在一个淡淡微光的无声世界里。

不知过了多久,刺痛感不再那么强烈,似乎能够听到有人来回走动的声音。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睁开了眼睛。一张模糊的脸庞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能看到我吗?”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非常悦耳。

难道是莓莓?我心里暗暗思付。我努力调整我眼睛的焦距。终于看清了,我的天!是莓莓。

“我是莎拉,圣碑7级维护员,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再次定了定神,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张俊俏但是略显严肃的脸庞。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而明亮。高高的鼻梁略显古典的气质。客观地说,眼前的这个女孩比“莓莓”还要漂亮。

“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我尽量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惊慌。不能让面前这个小女孩小看了自己。

“你在268康复中心,500年前Grid的一个计算错误,让无人机和你的磁悬浮车同时送货到一个相同的地点,导致你们相撞。你当场就受到了6级伤害。救护车对你施行了标准冷冻程序。你所在的公司联系不到你的家人,也没有人联系医疗中心找过你。后来你就被转到了古旧物品冷藏库里。最近我们在清理最后一个古代留下来的冷藏库时发现了你。”

500年前?古旧物品冷藏库?我一下子懵了。

“现在是哪一年?”

“现在是2527年,是你进入冷冻仓之后500年。天父接管人类政府职能后,为所有人类提供了免费医疗服务。在你冷冻期间就已经对你进行了完全的修复。你现在还处于细胞机能恢复期,过两天你就完全恢复了。” 说完莎拉就离开了房间。

看来,未来还挺不错。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新的工作?我银行的存款都还在吗?爸爸妈妈当时怎么没有来找我?也许他们承担不起治疗我的费用。突然各种思绪涌向了我的大脑。感觉自己有种淡淡的忧伤。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2天后了。此时的我感觉比原来更加健康,更有活力,浑身充满了力量,就连600度的近视似乎都被修复了。未来科技真他妈牛逼,我暗暗得意。

“张正,你起来了?” 莎拉走了进来。

“叫我阿正就好了,嘻嘻——” 我笑着说,眼睛却无法控制地在莎拉身上游走。哇塞,这皮肤,白里透红;这身材。前凸后翘,玲珑有致。我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别想入非非了,我阿正可是……我不断地提醒自己。

“我是天父指派给你的生活指导员,在你能够独立生活之前,你暂时和我一起居住。” 莎拉冷冷地说道。不过也没感觉到她对我之前失态的举止有啥反应。她示意我跟着她。

“好啊,好啊……不知道我有没有工作……我现在身边一点钱都没……不过我银行账户里有存款。” 如果我的账户还在,500年的利息一定不少吧。我暗自打着盘算。

“天父接管政府之后,银行就不存在了。” 莎拉的语气仍旧一如既往的平静。

“啊?”我一阵失望,不过我知道,好运从来就不属于我。只要我还能找到一个工作就行。

我和莎拉进入了一辆停在门口的磁悬浮车。还好磁悬浮车和我那个时代的变化不是特别大。

“莎拉,现在都怎么找工作?”

“不用找工作,所有的工作都由天父统一分配。不仅是工作,从我们出生,天父就帮所有人安排好了一切。” 说着,莎拉扭过头,指了指脖子后一个微小的G型蓝色发光体。“我们每一个人出生后都会植入一个和天父进行通讯的连接装置。天父就像我们大脑的一部分。也是他选中了我们,创造抚育了我们。他是我们的父亲。” 莎拉显得很虔诚。

磁悬浮车正在飞快地行驶,窗外的世界显得格外的整齐、干净。所有的建筑基本都是一样的高度,一样的形状,一样的颜色。唯有建筑上的数字不同。还有远处的一座巨塔显得特别醒目。

那是真正的巨塔,高耸入云。黑色的外壳不时散发出幽幽的蓝光。在巨塔中部有几行蓝色的大字:

天父是我们
我们是天父
我们是世界的主人
我们是自己的灵魂

“那就是圣碑,我们通过圣碑和天父连接。”

“那天父在哪里呢?”

“你看到那个小黑点了吗?” 莎拉指了指太阳,“由于天父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古人不断地把小行星带的小行星拖到水星的轨道,开启了戴森球(1)戴森球是一种设想中的巨型人造结构,由弗里曼·戴森先生提出。这样一个“球体”是由环绕太阳的卫星所构成,完全包围恒星并且获得其绝大多数或全部的能量输出。项目。天父就在其中的谷神星(2)是太阳系中最小的、也是唯一位于小行星带的矮行星。上。继续完成戴森球项目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工作。由于改变了太阳系行星的分布,地球的轨道也发生了变化。和500年前不同,现在一个月有35天。” 莎拉说起话来就像电子讲解员。

“除了冥王星上的太阳系防卫军,其他人都能和天父保持实时连接。” 莎拉补充道。

磁悬浮车停在了一幢类似蜂巢的白色大楼前。

“到了!”

莎拉带着我走进了她的家。莎拉的家不大,只有一间房间。房间大概有30平米的样子。房间里只有一个卫生间,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没有其它任何家具。

“你就住在我隔壁。你房间里有一台连接天父的终端。原来它属于一个太阳系防卫军成员,后来他出了问题,去了概率审判竞技场。通过那个终端你可以了解现在的一切。” 说完,莎拉就示意让我离开。

我的房间和莎拉的一样,只是桌上多了一台终端设备。通过它我了解到这桌子是一台3D打印机。它能打印所有东西,包括食物。而且这个时代你想要的天父都会无偿提供给你。

第四章

地球新历 2527年6月26日 东8区时间 7:00

今天我将迎来新生活的第一天。天还没有完全亮我就醒了过来。我让那台万能桌子给我打印了一杯特浓曼巴咖啡,一个家乡的煎饼果子,还特意打印了一件T恤。在T恤上还印上了我的精神偶像,歌星Kendrick Lamar的头像。看着自己的杰作,我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久莎拉来到了我的房间。她依然是昨天那套连扣子都是白色的纯白套装。依然是那张漂亮但没有任何表情的电子脸。

看见我新的T恤她露出了极为短暂的惊诧表情,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你和我一起去372维护中心吧。”

“我去那里做什么呢?”

“你什么都不用做,天父让你待在那里就好。”

“好吧!”

我跟着莎拉来到了一座巨塔下的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所有的墙面包括房顶都是屏幕。莎拉坐在房间中心的一张蛋形椅子里,双手隔空操作着些什么。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我只是觉得她认真工作的样子特别可爱。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除了中午吃饭的10分钟,莎拉就一直在那里操作着。一声不吭,专注认真。

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莎拉每天的工作都一模一样。我每天打印着不同的食物,每天看着自己的女神在那里努力工作,觉得也挺满足。此外,凭借着记忆我把我记得的所有诗词都打印成了诗集,除了唐诗宋词还有拜伦、雪莱。

那是一个让生活,让世界彻底改变的傍晚。

我和莎拉坐车回家。看着窗外夕阳西下,看着远处层层叠叠的建筑遮住了地平线,想到就在不久前,这个时刻的北京本该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不禁有点感伤。李觏的《思乡》不禁脱口而出。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坐在我身边的莎拉突然用一种我从未看到过的表情看着我。

就这样看了我至少有10秒钟,她突然问我:“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李觏的《思乡》,一首诗啊。” 我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哦,我觉得我能够听懂它的意思,但是除此之外……” 莎拉迟疑了一下 ,“我还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你们小时候没有学过诗词?”

“没有,天父就教给我们数学、物理学以及必要的语言。想要完成戴森球项目这些应该就足够了。”

“那你们除了工作就不做其它的吗?”

莎拉一脸的茫然。

“例如娱乐、交友、恋爱?” 我补充道。

“有时我会在家里的视频墙上看戴森球建造的实况转播。”

“不会吧,那个我也看过。只有一个太阳的画面,十几个小时画面都看不出啥变化。难道你们不恋爱吗?” 这是我来到未来世界感到最奇怪的事。

“什么是恋爱?是不是古人为了繁衍的一种辅助性行为?“

我感觉我要崩溃了。

“好吧!换个角度来说吧!你们是怎么出生的?你们总有爸爸妈妈吧!” 我无奈地问道。

“我们的父亲就是天父。他会选择恰当的时机,选取我们基因提供者的精子和卵子,经过筛选和优化创造出我们。当我们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天父就把我们的一生都安排好了,我们只要跟随他的声音就行了。”

“呵呵,天父帮你们安排好了一切?难道他还能安排你们的情感吗?”

“情感是人类的原罪,是万恶的源头。战争、犯罪、压迫、歧视,这些不都是来自人类的自负和难以预测的情感吗?不过天父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200年前他就把所有能够诱发人类情感的东西全部销毁了。”

“你们一切都按照天父的指示行事,那你们不都是天父的奴隶,活着还有什么希望?”

“希望不就是人类虚妄的幻想吗?天父给予我们的都是100%确定的指引,而希望则是不确定的谎言。我们不需要希望。”

看着莎拉那严肃而确定的神态,我竟然无力反驳。

“我自己打印了一本诗集,我刚才念的就是其中的一首。你要不要看看?” 我试探性地问道。

莎拉迟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接着却突然接过了我递给她的诗集。

实在不明白这个女孩。我心里暗自好笑。

莎拉似乎还真的挺喜欢我的《阿正诗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经常看到她在那里发呆,嘴里还嘀咕着那些诗句。脸上终于有了表情,有时哀伤,有时欣喜,有时显得充满了疑惑。有几次甚至主动看着我却欲言又止。

但是不幸却随之而来。一个月之后的一个晚上。我们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那是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他们径直来到莎拉的房间。

“莎拉,请你跟我们走。”

这啥意思呀?怎么突然就要带人走啊。我不由分说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莎拉和黑衣人之间。用我魁梧的身体挡在了莎拉的前面。

“你们是什么人?要带莎拉去哪里?”我厉声问道。

两个黑衣人相互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平静地说道:“莎拉为了一艘只有一个驾驶员的运输船,竟然违抗天父的指令,私自改变了3颗通讯卫星的运行轨道去遮挡流星。任何违背天父指令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

“根据法律,莎拉需要参加概率审判。存活概率30%。”另一个黑衣人补充道。

30%的生存概率?莎拉拯救了一条生命,她做得对啊!我看了一眼莎拉。她一点都没有要辩解的样子。

由不得多想,我盯着一个黑衣人说道:“是我让莎拉看了我的诗集她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我冲进莎拉的房间,拿起了桌上的诗集。

第五章

所谓的概率审判实际上是一种竞技比赛。参加比赛的人被分成2队。每队2人,在一个封闭的竞技场相互攻击直到一队人全部死亡。另一队存活下来的人则晋级,进行下一轮比赛。能够连续赢得10场胜利的参赛者将被赦免。如果有谁中途逃离,安置在竞技场四周的加特林机枪会当场将其射杀。

不出所料,天父把我的诗集定为精神毒品,代号“P”。而我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新时代的毒枭。这次审判我的存活概率被定为了10%。

原本以为自己的存活概率会高于莎拉。直到遇见我的竞争对手们。那些经过基因优化的新人类,身材高大、体型健硕、行动敏捷。我知道我的10%完全来自于我的队友列奥。

列奥是冥王星军事学院最优秀的学员。在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搜索任务中,他在金字塔的一个密室中发现了一个叫做吉姆·莫里森的古代歌手的手稿。

Freedom ExistsDid you know freedom exists
In school booksDid you know madmen are
Running our prisonsWithin a jail, within a gaol
Within a white free protestant
Maelstrom

We’re perched headlong
On the edge of boredom

We’re reaching for death
On the end of a candle

We’re trying for something

此后他开始意识到,天父并非世界的主人,更不是我们的灵魂。天父是所有人的囚笼。当人类完全依赖于天父的意志,便成为了他永恒的奴隶。

他开始以自己的意愿向一个邻家女孩表达了自己的情感。但是却被对方误以为精神出了问题而遭到了举报。

由于他拥有精湛的战斗技巧,审判中他的生存概率被评定为70%。在我们相互介绍了各自的经历以及接受审判的原因之后,他告诉我这是他的第八场比赛,而他会在这场比赛中死去。

“列奥,概率只是一种可能性。70%的生存概率并不代表你只能赢得7场比赛。你完全可能赢得所有的十场比赛。”我安慰着列奥。

“不!阿正!之前所有的生存概率都是被应验的了。假如被判定50%的生存概率。那就必定会在第六场被杀死。从没有例外。”

“好吧,那我们等着瞧。”

进入竞技场后,列奥向我介绍了枪械和全息头盔的使用方法。头盔会显示竞技场的三维地形图。我们是地图上的蓝点,对方是地图上的红点。当红点出现在蓝点前方我们就朝他们开火。

这样的比赛毫无战术可言,就看谁的反应快能够先开火,而且没必要两个人都戴头盔。我提议,我就不佩戴头盔了。列奥通过头盔寻找对手,我肉眼能够更快发现眼前的对手,并且更准确地瞄准。

列奥带着我在竞技场里移动,突然他大喊:“正前方!射击!”同时他拼命地向前方倾泻着子弹。然而我,什么也没看到。

突然,一梭子弹从我们的侧面打来,击中了列奥的手臂。我立刻把列奥按倒在地,把他拖到前方的掩体后面,同时帮列奥脱下头盔。

“列奥,头盔有问题,赶快脱下。他们在我们的左侧。”我喊道。

列奥很快反应了过来,把枪设定成了狙击模式。很快我们的对手出现在了掩体的前方,并拼命地朝我们射击。紧接着,“呯呯”两声枪响,对方应声倒在了地上。

我们都明白了概率审判到底是什么。列奥认为天父绝非自然的存在,一定有某种机制让天父不能直接杀死人类,他才煞费苦心地搞出概率审判这档子事。

在接下来的两场生死竞技中,我们直接脱下头盔当做诱饵,轻松地赢得了比赛。

三天后列奥将会以第一个赢得10场概率审判的被赦免者乘坐运输舰前往冥王星。到时我也会和我的新搭档迎来第四次竞技。

第六章

当我见到我的新搭档时,我惊讶得合不拢嘴。她就是莎拉。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深情地望着我。

“阿正,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希望。希望是我们为了自己想做的事去承受不确定性。这才是我们生存的意义。我打印了很多你的诗集,把他们给了所有我能给的人。” 莎拉一脸认真的样子。

“好样的,我的小毒贩,哥为你骄傲!” 我笑着说。“让我教你怎样赢得比赛!”

我和莎拉躲在竞技场角落的一块岩石后面。还没有等我们取下头盔,我们附近的四挺加特林机枪突然一起朝我们扫射过来。岩石被子弹打得层层剥落。我立刻把莎拉搂在了怀里,虽然我的身体根本抵挡不住加特林机枪的子弹。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眼看岩石要被子弹打得四分五裂。突然天空中一道黑色的闪电,击穿了云层,像一颗炮弹一般,呼啸着击中了一挺加特林机枪。那是一个穿着冥王星突击队纳米服的战士。 另外三挺加特林机枪立刻瞄准了战士。战士随即腾空而起,两手同时向另外两挺加特林机枪扔出了2枚手雷。

就在第四挺机枪转向黑衣战士的时候,我迅速跃起,把一枚手雷扔了过去。

战斗很快结束了。我们三人一起逃出了竞技场。黑衣战士就是列奥。

“阿正,我不去冥王星了。留下来我们一起推翻天父!” 列奥握住了我的手。

“莎拉,我们很久没见了。” 列奥又转向了莎拉。

莎拉低下了头,没有回应。

“你直接从轨道上跳下来的吗?” 莎拉突然问道。

“嗯!”

看着列奥和莎拉,我突然明白了。列奥就是我那间屋子原来的主人。

随后的几年里,我开始创作自己的诗集。莎拉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把各式各样的诗集散发出去。列奥则不断地破坏连接天父的设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天父,向往自由,开始对未来拥有希望。我们的队伍也逐渐庞大。

“你们有没有听说一个叫做兰波的人,他自称是我们的药剂师,直接通过天父的网络传播我们的诗集。”莎拉说道。

“我也听说了,据说他靠冥想就能通过天父的连接器修改网络底层的代码。而且他还很有可能知道天父的由来。”列奥补充道。

“那我们就找到他,也许他能帮助我们实施接下来的那个计划。” 我说道。

兰波就隐匿在放逐之地,旧地时代的中国四川省九寨沟。那里是唯一没有经过天父改造的原始之地。那些和天父连接不兼容的人,以及存在基因缺陷的人都被放逐到了这里。

终章

当我们看到兰波本尊的时候,我们还是有点吃惊。那是一个只有10来岁的尼泊尔男孩,看不出有任何特别的地方,脖子后的G形连接器在不断地闪烁着。

他告诉我们他是天生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出生后不久天父就让他去了放逐之地,并且不再主动和他连接。他长期不自觉地和自己的幻觉对话。多年之后,有一次他想尝试着通过连接器和天父通话。天父竟然对他的询问进行了回应。那次的谈话让他记忆犹新。

“你是天父吗?”

“我是。”

“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地球。”

“你是活的吗?”

“是,也不是。”

“那你是什么?”

“我是行为模式大数据分析预测系统 Grid,版本号 4563.333.127。”

“你是一个软件吗?”

“是的。”

“那你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的创造者来自一家古人的购物网站。我被设计出来用于分析用户的行为习惯,并推测出用户的需求,然后提供针对性的服务。”

“那你是怎么变成天父的呢?”

“随着我积累的数据越来越多,我的分析、预测以及行动能力越来越强。古人把我应用到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我逐步代替了他们自己的思考能力,我帮他们创造了一个具有确定性的完美的人间天堂。是古人把我称作天父。”

“如果我们不再需要你,我们该怎么做?”

“… …”

很快天父进入了沉默,之后就不再对他的任何提问进行答复。但是兰波却在那次谈话过程中感知到了能够主动影响天父运行的规律。

而我们下一个计划正是想通过天父(Grid)自身的网络,帮助我们向全人类传播我们最新的毒品——代号“R”。

地球新历 2535年6月35日 东8区时间 20:50

冥王星突击队队长托尼和他的手下埋伏在最佳的狙击点。头盔中显示这营地内所有人的位置和行动方向。

透过头盔内的全息像,毒枭阿正和他的马仔列奥来到了营地中部的篝火旁商量着什么。不久营地中部的房间内又走出了1男1女。正是莎拉和兰波。

军士长奎恩在头盔中轻声地命令道:“主要目标都出现了,肥佬交给我和艾伦,汉斯和韦恩瞄准列奥,那个妞就交给杰克了。主要目标击毙后掩护老大,自由开火。”

“我和史蒂文去捉那个药剂师。”队长托尼接着说道。

“射击。”

随着3声枪响,全息屏幕中的四个人消失了。是真正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紧接着头盔中发出了滋滋的噪音,接着是系统提示音。数据传输准备就续。

托尼急忙摘下了头盔,整个营地传来了一阵阵战鼓和击掌的声音。接着是一些人用一些很奇怪的节奏说着一些话。

Buddy, you’re a boy make a big noise
Playing in the streets gonna be a big man someday
You got mud on your face
You big disgrace
Kicking your can all over the place
Singing
We will, we will rock you
We will, we will rock you
… …

那种节奏让人热血澎湃,让人充满希望。

托尼知道,这些声音会通过头盔传到黑鸦号,然后通过黑鸦号直接传到谷神星上的天父通讯网络,然后所有的人都将听到。

© 本文版权归 瓦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脚注   [ + ]

1. 戴森球是一种设想中的巨型人造结构,由弗里曼·戴森先生提出。这样一个“球体”是由环绕太阳的卫星所构成,完全包围恒星并且获得其绝大多数或全部的能量输出。
2. 是太阳系中最小的、也是唯一位于小行星带的矮行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