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斯与他的快递

1

作者:异议
责任编辑:瓦力
本文获得第四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一等奖
浏览次数:128

【序】

  
一艘飞船在静谧的虚空中航行,它与几乎凝结不动的星空形成一副定格画面。
  
这艘飞船前端是一个银弧半球形的驾驶舱,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驾驶座位上虚坐着一个人,他的身体和身上的黑色安全带都在漂浮着,从衣物里露出的包括头部和身体的皮肤在无菌环境下也腐烂得不成样,恐怕已经死去很长一段时间。尸体衣服胸口处还有一块银色金属牌,这块牌磨损严重,只能勉强在其右半部看到“0664”的字样。
  
无人驾驶的飞船与腐烂的尸体使得四周弥漫着一种烧焦味一般的诡异气息。
  
而在这个奇怪的驾驶舱里正对着一面舱门,舱门圆窗里的场景竟然在不断地逆时针旋转,这里是一个绕轴旋转着的房间,保持着房间地板1g的加速度。地板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隐约能听到房间里反复地播放着电子合成音。

【Part 1 丢失】

  
“波罗斯,是你吗?醒醒。”
  
“波罗斯,醒醒。”
  
漆黑中,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不停地呼唤他。当眼前的漆黑开始明亮时,他所听到的女声逐渐变成了电子合成音——电脑的声音。
  
他感到阵阵头痛,他看到四周白色的墙,围成一个小空间,而电子女声是从天花板上发出来的,似乎这个声音已经响了很久。
  
“我这是在哪儿?”他边问边低头看,身上穿着一件灰色太空军服,左胸处有一块银色金属牌,上面写着“波罗斯 C-0650”的编号。
  
电子女声不急不慢地说,“这里是瓦伦-w号小型运输飞船,我是人工智能导航顾问玛丽。你处于长期的冷冻休眠中,已在20小时前解除冷冻,现在已被唤醒以执行系统检查任务”。
  
电子女声从他的沉默中察觉到他的困惑,于是继续解释说:“你于地球年3080年自星尘号搭乘瓦伦-w号运载飞船出发,瓦伦-w号的目的地是塔尔星球,航行时间预计为695年,你所运送的物品……”
  
“等等!塔尔星球和……695年?”
  
惊讶之间,他的脑海在翻滚,逐渐回忆起很多事情。
  
原来,波罗斯是隶属于瓦伦皇室太空军校的一名上尉,经历过各类太空战役的他在3080年接受上级指派的特殊任务,从地球的星尘号太空基地运送一批秘密物资,前往塔尔星球。塔尔星球是一颗拥有大量有色金属资源的岩石星球,现在已是世界各国各集团所垂涎的存在。
  
这段航行需要花费695年的时间。由于航行时间相比一个人的寿命来说要长的多,他只能选择由瓦伦皇室提供的冷冻休眠技术用于航行,并在必要时解冻苏醒,进行飞船维护工作。
  
但现在他仍想不起来一些事情,包括这个自称玛丽的人工智能和这艘飞船。
  
“……的离开,正因如此,瓦伦皇室将以你为骄傲,波罗斯上尉。”痴迷在回忆中的他这才听到还在介绍着的电子女声。
  
“现在已经航行多久了?”
  
“请你自行在驾驶舱的控制系统查看。”
  
他站了起来,感觉右腿腿部有一点酸痛,他看了看自己的腿,发现裤子小腿部有个破洞,破洞处的皮肤还有一个伤疤,但他对此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开始四处观察,发现这个白色空间的墙壁三面有窗,一面是紧闭的舱门,他走向窗边。看到窗外缓慢移动着的点点繁星。
  
“我为什么会想不起来一些事情?”
  
“这很正常,人的大脑结构十分复杂,这使得人体冷冻技术具有一定缺陷,即便解冻苏醒过程很成功,还是会不可避免地丢失近期记忆,这些记忆可以通过治疗得到恢复,不过目前不必担心,你只需定期苏醒,进行飞船维护就行,在到达塔尔星球后再恢复即可。”
  
“这感觉很糟糕,我想现在就恢复……”
  
“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多次进行恢复治疗会让你的记忆发生不可逆转的混乱,而且这些近期记忆对于航行来说并没有帮助,你可以等到达目的地时再进行恢复。”
  
“好吧,现在我的任务只是到驾驶舱做系统维护是吧?”
  
“是的。”
  
他环视了空无一物的房间后,走向舱门,他透过舱门的小窗,发现驾驶舱的左侧座位上漂浮着一具穿着灰色太空服的尸体。
  
“喂喂……这可不妙。”他浑身冒着冷汗。
  
“玛丽,这人是谁?怎么死在这儿的?”
  
“你指的是什么?”
  
“这个,驾驶舱,里面有一具人的尸体,他是谁?”
  
“波罗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他意识到这个人工智能辨认不出尸体,可能是尸体没有热辐射的缘故。
  
只能亲自进去调查了,他想。

【Part 2 异样】

  
他打开了舱门,而此时在他视角里,一直在不快不慢地旋转着的驾驶舱也很快停了下来——其实是白色房间停止了转动。进入这个控制飞船的驾驶舱后,他看到尸体前的大屏幕还在缓慢跳动着数值,处于自动航行的状态。
  
“这家伙到底是……”
  
他边说边飘到这具尸体的面前,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他还是被吓出一身汗,心脏猛跳。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尸体的脸和身体腐烂得面目全非,以至于他不敢细看。于是转而观察尸体衣物,尸体上穿着灰色的太空军服,除了身上的编号牌,并没有其他物品。而且编号牌上的名字被磨掉了,只留下“0664”的字样。
  
陷入了这种未知恐惧之下,他转身望向大屏幕,看能不能搜索到相关的信息。
  
航行速度,雷达探测,船身温度……
  
找到了,成员记录。
  
在一系列操作后,大屏幕上却显示着孤零零的一行字,瓦伦-w号飞船成员1名,波罗斯上尉。
  
波罗斯开始暴躁起来,封闭的空间,不知名的尸体,丢失的记忆,逐渐将他逼入恐惧的死角。

“我的天,这家伙到底是谁?!”
  
“波罗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玛丽僵硬地回答着。
  
他只能不停地在系统中搜索着,他发现不仅如此,连航行记录,监控记录,飞船结构等等重要的部分也一并丢失。

这艘飞船已经航行了多久也无从得知!
  
“玛丽!”
  
“波罗斯,有什么需要帮忙?”
  
“帮我恢复记忆!”
  
“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多次的恢复训练会让你的记忆发生不可逆转的混乱,而且这些近期记忆对于航行来说并没有帮助,你可以等到达目的地时……”
  
“好了!够了!我需要记忆!不然我会疯掉的!”
  
“请稳定你的情绪,否则不利于长途航行。请你移步到医疗舱进行记忆恢复治疗。”
  
“好……医疗舱在哪?”他扶着额头,他忽然感觉这不过是一场噩梦,只要醒来,自己就会躺在瓦伦军官酒店里舒适的床上,眼睛也会被透过窗户的阳光照得难以睁开。
  
“波罗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句话将沉浸在过去的他拉回了现实。
  
他这才想起,刚刚在搜索系统时发现连飞船结构的信息也被删除了。
  
“这些该不会是我干的吧,我这是……”他走向驾驶舱右侧的玻璃窗,看着玻璃上自己的模样,棕色的卷发,蓝色的眼睛,眼角的皱纹,直挺挺的鼻子,满脸的胡子,一个中年人,满脸的焦虑不安。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后悔当初接下这个任务,运送一堆不知道什么鬼的叫做太空快递的东西。
  
突然,他像触电了一般想起什么,快速奔向那具尸体,他的心跳加速,喘着大气。
  
他瞪着尸体的头部,尽管极度腐烂,但还是能勉强认出这张脸,棕色的脏乱卷发,蓝白色的眼珠,除了看起来较年轻之外……
  
不,这具尸体就是年轻了一点的自己。
  
“天哪……”
  
这个可怕的发现让他差点吓晕过去,恢复记忆的想法变得极度强烈,因为只有让自己恢复才能了解真相。
  
顾不上恐惧,他赶忙回到之前的白色房间并关上驾驶舱舱门,而白色房间也绕着飞船中心轴,开始不快不慢地旋转了起来,由此带来的离心力让他差点摔在地板上。
  
他咽了咽口水,企图通过自言自语来稳定情绪。
  
“照理说……这艘飞船既然有医疗舱,那就说明这个房间还有通往别处的通道。”
  
当他再次环视这个白色房间时,看到的依旧是三扇圆窗和一扇舱门。
  
他开始仔细搜索起来,即使这只是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
  
“波罗斯,需要我帮什么忙吗?”人工智能发现他的行为有点奇怪。
  
“不。”
  
墙上没有所谓的隐形开关,天花板上的传话器也没什么玄机。但这说不通,如果没有通往其他舱的通道,而且也没有飞船出口,那我是如何进入这艘飞船呢?他如此想道。
  
搜寻无果,他只能躺在地板上,脚朝着驾驶舱,望着窗户外不停移动的星星,飞船右侧窗户里的星星朝上移动,左侧窗户里的星星朝下移动。其实不是星星在移动,而是所处的房间在旋转。参照星星的移动方向,房间旋转是逆时针的。
  
那么头顶上方的窗户中,星星应该就是顺时针旋转……
  
然而并不是!
  
他看到在舱门对面的圆窗里,星星的移动是逆时针的!
  
他跑向第三面圆窗,看到星星正违背常理的反向旋转着。他朝着虚假的景象四周看,发现位于上方的星空反而是顺时针旋转!而这个相反的景象往下就会在窗户偏上方与原来的景象相接,中间明显的有一条分界线,星空中的星星落在这条分界线上会消失,然后在对应的地方出现,再继续旋转!这只能说明这扇圆窗外有镜子照出镜像,而且不止一面镜子!而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
  
“玛丽,帮我打开我面前这扇窗户。”
  
“波罗斯,除非紧急情况,否则不能打开窗户,这会让舱内空气泄露到真空中。”
  
“如果遭遇紧急情况需要打开这扇窗,我该怎么做?”
  
“双手分别握住窗户两侧的应急阀,同时扳开就能打开它。”
  
他开始照做,企图打开这扇奇怪的窗户,此时玛丽开始发出警告并使用警铃,红色的光线不停地扫射整个房间。但他毫不搭理,用力地扳开应急阀,然后掀开厚重的圆窗。
  
并没有空气泄露。果然,这后面有隐藏通道。
  
他爬入洞口,翻进漆黑的房间里面。
  
“啊!!”
  
在从窗口跳进房间里落到地面时,他的右小腿被不明的锐利金属条扎了进去,他能感受到刺骨的疼痛以及流出来的滚烫鲜血。
  
而随着红色光线不断地扫进这个通道房间里,他看到制造假象者的真面目——呈直角摆放的两面镜子,一面在飞船内,一面在飞船外,中间由一大片厚玻璃隔着。正是通过这个装置将飞船前方的星空折射进白色房间内,让人误以为这只是一扇窗户而不是通道,不仔细观察是很难发现的。
  
此时警报也停下来了,四周又恢复了安静和漆黑。
  
此时,通道房间的灯光自动打开了。
  
“欢迎,波罗斯。”人工智能玛丽说。

【Part 3 假象】

  
他顾不上疼痛,把小腿从金属条处拔了出来。
  
他没有,也无法注意到,这根金属条在此之前已经沾满血渍。
  
“该死的……”
  
作为飞船导航顾问,玛丽的前后变化让他发现很多疑点。这个通道房间明显是给波罗斯作为秘密通道用的,障眼的装置以及玛丽提供伪装信息导致普通人很难发现它的。而它除了通往医疗舱之外,势必会通往医疗舱,以及运载货物的其他舱房。问题在于将这些部份隐藏起来有何意义?同时,那名死在驾驶舱,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且更加年轻的人会不会与这个疑点相关?
  
但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的他不敢去多想,他认定只要进行治疗,恢复记忆以后就可以明白了,毕竟现在他只是一个对这艘飞船记忆全无的人。
  
在灯光下,可以看到通道房间的宽度与白色房间一致,而深度大致是白色房间的2倍大小。由于这个房间也在同步旋转,使得两个房间之间并没有什么重力差别。
  
通道房间的房顶直到两侧的部份都是厚玻璃围起来的,而地板两侧规则地布置着一些不知有什么用途的机械装置,刚才扎到他右腿的金属条也是这些装置的一部分。
  
他看到通道房间里还有一个舱门,于是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并打开它。
  
想必这里就是治疗舱了。这个房间左侧是一张铺着白布的床,旁边还有一些仪器,房间右侧摆放着一个干池子,和一些装着不明液体的储罐,发出气泡声。
  
“玛丽,我在治疗舱了,现在要怎么做?”
  
“请你先躺进治疗池中。”
  
他在躺进这个干池子后,池子一侧的玻璃板自动将池子合上,同时不明液体填充了池子,治疗开始了。
  
泡在液体中,他感觉自己受伤的小腿酥痒起来。治疗起作用了,他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大概半小时后,治疗结束了,他醒了过来,发现池子的水连带他身上沾的水也排干了。
  
但是。
  
他还是没有想起来,任何关于这艘飞船存在的记忆。
  
他似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他头脑一片空白,缓缓地起身继续往前走,治疗舱中还有一扇关闭的舱门,他打开它并走了进去。
  
这里的震撼景象证实了他的猜想。
  
这个大厅里放着数不清的冷冻舱,每个冷冻舱里都装着人体。
  
“我的天……”
  
他顾不上刚刚治疗好的右腿,小跑了起来,他在奔跑中看到可怕的景象,每一个冷冻舱中的人都长得一模一样。
  
当然也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克隆人。
  
这是所有存在于此的人的共同名字。
  
“我的天!!”
  
如果他没有看到这个景象,或许他还能对自己解释说,死在驾驶舱的那个人是他的双胞胎兄弟,而自己恢复不了记忆是因为机器故障。
  
而现在完全没有退路,他和这里上百个冷冻人一样,他们就是克隆人。也就是说,他们脑子里记忆的关于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加入皇室军队,参加的无数场死里逃生的战役……所有的存在于脑海里的过去,全都是不存在的。他们只是无数个真正的波罗斯上尉的复制品,仅此而已。
  
他还在奔跑,像疯了一般越跑越快。
  
终于,他跑到了这个大房间的终点,这里还有一扇舱门,这里的房间又和什么有关?
  
太空快递。
  
他现在只能想到这个词。制造这么多克隆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只能通过这个线索来得到答案了。
  
进入房间,他发现这里也放着一个冷冻舱,冷冻舱旁边摆放着电脑以及各种设备。
  
他浑身冒着冷汗,精神已经近乎崩溃,但还是熟练地操作电脑,并很快发现一个加密文件。
  
他思索着,在虚假的记忆里面搜索,然后输入密码,解密成功。果然,是过去的波罗斯一个常用的密码。
  
这是一段拍摄于3080年的视频,视频中的人是波罗斯。

“嗨,恭喜苏醒,我是3080年在地球上的你。一切顺利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过去695年了吧。”
  
他望向旁边冷冻舱里的人体,金色的卷发,紧闭的双眼。看来这个人就是波罗斯本人,而这段视频是给经过695年航行时间后——也就是到达塔尔星球后的波罗斯看的。
  
他强忍住内心的愤恨,继续看下去。
  
“现在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冷静下来,耐心看完我的说明。”
  
视频中的人谈到了地球,瓦伦皇室的上尉,星尘号,瓦伦-w号,冷冻航行失忆,运输一份特殊的太空快递。
  
关键就在这里了,他赶紧点下暂停键,视频中的人定格住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的每一秒都变得如此凝重,可以听到大冷冻舱里传来了视频暂停前的回音。
  
他点下了继续。
  
“波罗斯。”
  
“你就是这份太空快递。”
  
这句话在他耳朵里有着刺耳般的诡异感。
  
“我们执行的任务表面上是一份运输物品的工作,实际上是一项关乎我们瓦伦皇室集团核心利益的重要实验。”
  
“塔尔星球是一颗矿产资源丰富的星球,这里的一切,我们人类中的每个国家和集团都在想方设法夺取这里的资源,我们预见到这个星球将会引发人类的争夺,而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军事实力,在遥远的塔尔星球上,军事人才变得格外珍贵,作为瓦伦皇室所认可的我们当然义不容辞地踏上了征程。”
  
“但问题是,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即便是人工智能所控制的飞船,按正常方法,我们也得依靠自己轮流冷冻和苏醒来定期检修系统。这样等到到达塔尔星球,我们早已损失大半的人。”
  
“瓦伦皇室需要进行一项实验,一项能解决人体长期航行问题的实验,利用克隆人。”
  
“利用大量克隆人进行轮流冷冻和苏醒,而本体长时间冷冻直到航行结束。这些克隆人拥有你过去的记忆,他们都会误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你,只是暂时醒过来执行系统检修任务而已。而且。”
  
“你完全不用担心克隆人对你的威胁,因为他们所能活动的只有两个舱,驾驶舱和缓冲舱,所有的克隆人在需要被解冻时,由人工智能运送到缓冲舱进行唤醒。然后当他们在驾驶舱完成检修任务后,人工智能会把他们电晕,再重新放回冷冻舱。由于冷冻失忆,他们的记忆将被一直重置。”
  
“更加两全其美的是,这些克隆人在寿命到期后会被加工成营养液,不用担心食物…….”
  
“够了!!”他气愤地关掉了电脑。
  
这就是真相,以克隆人作为牺牲品的航行实验,并将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波罗斯上尉运往塔尔星球。
  
这完全不公平,他悲愤而绝望地这样想着。
  
然后,下一秒。
  
变得几乎陷入疯狂的他想出了可怕的计划。

他重新打开电脑,通过这台电脑控制人工智能玛丽,删除了他自苏醒以来的所有记录,并对玛丽编造假的克隆人解冻信息。再将玛丽设定在二十分钟后重启,在重启后将飞船的结构恢复成原样。
  
接着他将在这二十分钟内,将冷冻舱里的波罗斯搬到缓冲舱,然后返回本体的冷冻舱,将自己冷冻起来。
  
“现在,你和我不过是一样的人,波罗斯。”他将昏迷不醒的波罗斯丢在他原本所在的白色房间里,也就是缓冲舱中。
  
然后他返回本体的舱房。
  
此时,他躺在正在启动的冷冻舱中,眼中带着空洞和冷血。
  
“冷冻会让人丢失短期的记忆,我没有真正的过去,自然无法恢复记忆。你的过去我都在这个电脑里看的一清二楚。现在,躺在这里的我就是货真价实的波罗斯,一名加入保卫瓦伦皇室荣誉的上尉。而你。”
  
他闭上了双眼,此时冷冻液开始将舱室填满,液体没过了他的身体和头。
  
你就是被蒙在鼓里的克隆人,他在心里说道。
  
不久,飞船终于又恢复了往常的宁静,它的整体与凝固的星空形成了协调的画面。
  
……
  
驾驶舱里漂浮着被人遗忘的尸体,身上的金属牌磨损严重,只剩下“0664”字样,而造成这个景象的原因永远也无人知晓。
  
白色房间里躺着一名昏迷者。
  
穿过白色房间的圆窗上的玻璃,这里是放着大片镜子以及一套机械设备的通道,而其中沾染鲜血的金属条状物在关闭灯光后的漆黑中凝结。
  
接着是放置大量人体冷冻舱的大厅。
  
最后到达一个小房间,逐渐冰冷的液体中躺着一个人。
  
“冷冻即将完成。”
  
“本体编号。”
  
“波罗斯A-0664”
  
“冷冻成功。”
  
一切真相已在冷冻中掩埋。

© 本文版权归异议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一条评论

  1. 瓦力

    《月球》和《深空失忆》的结合体。不过为什么不直接用人工智能操控飞船而是制造那么多克隆人?设定上还是有些牵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