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时刻

0

作者:天降龙虾
责任编辑:旅鸽
本文获得第三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三等奖
浏览次数:110

24小时之前,正值凌晨时分,天空突然亮了起来,夜幕变得如同死人的眼睛一样惨白。包括我在内,很多正流连梦乡的人误以为已到黎明,部分公鸡干脆打起了鸣来。然而,太阳并未同时在所有地方升起,它依旧按照原有的节律,依次照亮从东到西的每寸土地。只是,稍微有点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有很不寻常的事情,在宇宙深处的太空中发生了。

我应邀来到尼潘国紧急召开的应急科学会议上,来自军方的主持人已经连点好几个人的名字了,我是其中之一。但我们中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发言,甚至连半句回应都没有,会场里只有二三十人沉闷的呼吸声隐约可闻。

我们基本都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同步向世界传播的,关于此次异常天象的观测数据。几小时前,世界科学界也给出了对数据的初步分析报告。所以事情很明显,没有更多可说的了,按照已知的天文物理规律分析,这是地球的灾难,人类文明将在几个月到几年内,彻底被摧毁。

确切地说,按照现有知识,这应该是在距离地球约400光年,靠近银心方向,有颗之前从未被发现的小型黑洞,或者是暗中子星,由于某种原因突然爆发。最早到达地球的,就是一天前开始照亮夜空的那束光芒。这光不知道会维持多久,但从它能把月亮完全自夜幕上抹去来看,随后可能到达的亚光速高能粒子流,绝对不会是毛毛细雨。无论怎么算,在不远的将来,整个太阳系都会遭遇强大的射线风暴,就算地球没有在其间烧焦,至少也得被剥下一层皮。

事到如今,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不是地球第一次见证来自远方的死亡之光,远古地层中的放射性同位素显示,上次有类似事情发生的时候,地球上80%多的物种在瞬间灭绝,比白垩纪恐龙消失那次还要惨烈。

军方会议主持人的脸色比前天的夜晚还要黑。他阴沉着嗓音说道:“那么,诸位真的没有其它可能的情况考虑了么?任何一点能够对安抚民心,维持社会秩序有利的说法,或者是猜测,都行啊。”

听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所谓的“第十人原则”。也就是假设一个十人决策团体中,有九人的意见都完全一致,那么最后一人必须提出反对,哪怕反对的理由再怎么稀奇古怪、匪夷所思,他都必须要提出来,以便让决策者们尽量兼顾到一切可能。

既然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我根本想都没想,就抱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随意地信口开河道:“要说猜测的话,当然有。比如,这不是什么暗星体爆发,而是外星人对我们进行的远程打击。首先,我们并没有探测到应该与闪光一同到达地球的引力波动,这就非常可疑,如此剧烈的星球爆炸理应伴随着明显的引力波动。其次,这光线的光谱也很奇怪,长短波辐射的分布很均匀,倒更像是全频带电磁波干扰。还有就是,这光的集束性也太好了,不用高灵敏度仪器,几乎都看不出光源在哪儿,这可是照射了400光年后的效果啊,分散程度这么小,根本就是激光嘛。”

我本来还想接着说的,但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只好就此打住。旁边有几位同行的晚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发言震惊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好像我会马上发起疯来,做出什么不顾后果的事情一样。

会场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我自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满屋的学者们全都哄堂大笑。很快,笑声变成了哭声,每个人都号啕大哭,就像一群蒙冤的死囚,在临刑前的恸哭。

然而,当我透过泪眼模糊的视线,望向主持座位时,却留意到,那个军方背景的主持人,仅仅略微舒展了眼眉,依旧保持着紧绷的严肃面孔,俨然是押解我们的行刑人。

会后,我莫名其妙地被带去面见了首相。按说末日临近,别说见首相,就是见上帝也无所谓啊。或许是人性中的虚伪作祟,我对自己心里没出息地有点小紧张感到非常恼火。说起来,我并不支持现任的右派首相,甚至在竞选时故意投了其对手的票。

首相行色匆匆地进屋就坐,示意请我坐在他的对面。没有正式接见的常规礼节,首相开门见山地说:“十分感谢荒原君提出的假说,让我们总算有了坚持下去的一线希望。要知道,既然是外星人的远程打击,那么我们要做的,不是消极放纵得坐以待毙,而是要积极地团结起来,尽所有可能进行备战。哪怕只剩下很少一部分人,也要誓与外来的入侵者抗争到底。”

他这番话说得漫不经心,看起来不像是要当真的样子。我很是莫名其妙,有点不耐烦地回道:“可是,首相大人,您应该知道,我的发言并不是什么科学假说,甚至可以说是胡编乱造。”

首相面露苦笑,抬手制止了我的发言:“我知道,荒原博士是严谨的科学家,任何猜想在未经证实前,都不能称为真的。但眼下情况危急,作为政治领导人,我必须要找到合适的理由,来让人们把文明和秩序坚守到最后一刻,否则局面将无法收拾。我想,荒原君也一定不想看到,咱们的国家在灾难降临之前,便陷入极端的混乱和绝望中吧?”

首相所说的,正是我眼下最担心的事情。在被军方接来开会的路上,我已经看到有些地方发生了暴乱,要不是乘坐武装直升机,我都不清楚自己能不能顺利到达会场。民众一旦被末日情绪所吓倒,整个社会都将陷于极度混乱,尽管结果都一样,但我绝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在最终时刻来临前,有可能先被发疯的人们杀死。

首相好像看透了我的担忧,沉重地叹上一口气,接着说:“其实,倘若最终的毁灭必然降临,这最后的谎言也肯定会随我们的生命一起消失。当然,万一灾难没有发生,那么欺骗总会被识破,届时我和我的团队保证会承担起所有罪责。引咎辞职不在话下,之后的追究或者审判,我也不会后悔。我只希望荒原君能提供些支持,让我们携手,共同带领祖国和民族闯过这道关口。当然,在此期间,我会派士兵保护好您,和您的家人。拜托了!”

只见首相大人眼含泪花、容颜坚定。我知道,无论如何这谎我是必须得撒下去的。反正八成是死定了,骗一骗被吓傻了的人们倒是无所谓,为了让家人有个临时的安全去处,我别无选择。直到第三天晚上,夜幕才终于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然而,我却只见过妻儿一面,就被他们带到了这个防守严密的军方研究所中。被迫分析最新的观测数据,同时还要绞尽脑汁地撰文,维护那个所谓的“假说”。好在这次异常的爆发闪耀现象,确实有很多不合常理的可疑之处。除了在紧急会议上,我随口指出的三点之外,闪光过后,依然观测不到该天区有任何新出现的星球,附近的星星也没有什么变化。

奇怪的情况反倒让我那荒诞的说法,多少还真有点像模像样了。可随着日子一天天流逝,该来的迟早会来,按说最快的一波亚光速高能粒子流,很可能马上就要到来。

可是,在足足等了难熬的两个月之后,天空还是如往常那般的平静,所有的宇宙射线监测器基本都没发现灾难的迹象。倒是对向地球大气,检测奇异子微粒燃烧痕迹的科学实验卫星,在沉寂了十来年之后,首次有了发现,并且紧接着疯狂地连续报告奇异子坠落信号。

奇异子原本是理论上推测会存在的物质,它大致相当于中子星的碎片——拥有极高的密度。芝麻粒大小的一团奇异子,质量能达到上万吨,而且不会像真正的中子星碎片那样,在弱引力条件下很快衰变。

如果真有一团肉眼可见的奇异子,哪怕只有豆子般大小,它也能很轻易地穿透一切,直达地心。不过之前可从未实际找到这东西存在的证据,但这会儿,它们正以极高的速度成群结队地撒向地球。也许不只是地球,但我们只能看到它们射向地球的尾迹。它们很小,平均每粒只有原子那么大,密集程度真是非常高,大约每立方公里一颗的样子。这场奇异子暴雨下了整整半天。

虽然对这奇妙的宇宙现象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我通过网络获知,国际天文学会给出的最新分析表明,本次异常天象具体原因虽然不明,但可以确定,其主要能量业已全部以超高速奇异子射流的方式进行了释放。尽管这可能会对以后一段时期内,地球的大气环流和气候变化造成影响,但几乎能够确定,不会再有毁灭性的灾害发生了。

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可我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样一来,欺骗就不会随同末日一起终结,我该怎么从这场骗局中全身而退呢?

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由于末日情绪蔓延,很多国家近来都处于严重的混乱状态,秩序全失。而尼潘却得益于我的谎言,始终在首相的强力号召下疯狂备战。出于担心核武库发生意外,造成大规模污染,几大军事强国早已紧急对各自的战略武器,进行了拆解和封存,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武力威慑。整个世界,千载难逢的没有哪个国家,能节制尼潘压抑已久的扩张野心了。

说实话,我本来就没指望那位有军国主义倾向的首相,会像他说的那样主动辞职,并承担一切罪责。从他命人把我变相软禁在这研究所中时,我就想到了他有让我当替罪羊的打算。这几天我就一直在考虑该怎样把整件事情的真相揭露出去,必须让现任首相下台,否则谁知道他接下来会干出什么事情。通过网络公开事情原委并不难,可这里的设备都是受到严密监控的,而且替首相传令的军官,已经多次暗示“你的家人全都在我们的保护中,非常安全”。得想出个万全的办法才行。

然而,当休息室的门在半夜里突然被踢开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曾经在紧急科学会议上担任主持人的军官,拿着手枪走了进来。看到慌忙下床连鞋都没穿的我,脸上依旧是那钢铁般的冷漠神情。他从容地把枪收起来,向我敬礼,并伸手进口袋,掏出特制的加密播放器,托到我的面前,打开。

播放器上投映出首相志得意满的面孔,他端坐在办公桌前,像对待老朋友似的说道:“荒原君,感谢你这段时间以来提供的支持,祖国已经成功摆脱了陷入混乱和崩溃的危险,迎来了全新的机遇和黎明。你很聪明,想必已经看到了这个不容错过的机会,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的主张,但尼潘真的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请务必成全我对国家和民族的崛起所做的打算,并且原谅我将会给您罗织的罪名。我保证,您的牺牲会像历史上所有的无名英雄一样,绝对当得起伟大二字!”

视频播完,军官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盛满无色液体的瓶子,倒入我床头柜上的茶杯中,随手把特制播放器也扔了进去。他轻轻摇晃杯子,播放器在里面闪着火花,噼啪作响。然后,他把播放器取出、甩干,没事一样装进口袋,把杯子递给我,命令道:“喝了它,你的家庭会得到很好的照顾的。”

我颤抖着手,接过杯子,自知在劫难逃。但一想到我那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家人,将面临怎样恶劣的战乱环境,泪水便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我冲他怒吼:“你们的阴谋绝不会得逞!”

他漠然地抬手看表:“这会儿,支持首相的部队,应该已经控制了内阁全体成员。”

夜空中最亮的时刻,本应是毁灭降临的标志。但宇宙只是跟人类开了个玩笑,战争狂人们却懂得不放过一切可能的机会。我悔不当初,吞下自己酿成的苦果,把谎言辩称为实,受伤的是真理与和平,获利的却只有巨骗一人。

© 本文版权归 天降龙虾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