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克拉多斯的死亡快递

0
作者:瓦力
责任编辑:烫烫
本文获得第四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二等奖
浏览次数:387

一艘带着补给前往土卫二——人类科考基地的快递飞船。中途,突然收到科考队的求救视频,基地遭到不明细菌的感染,队员一个个死去。在这命悬一线的关头,基地的科学家、他们年幼的孩子还有基地里的AI墨子,究竟谁是最后的幸存者?

序章 通向未来的旅行

作为恩克拉多斯2号运输舰唯一的驾驶员,我被紧紧绑在火箭顶部太空船的驾驶椅上。加载最新型卢瑟福电动推进器的火箭短短3分钟不到就把速度提升到了1.6马赫。突如其来的5倍重力把我压得透不过气来,耳朵里全是咚咚的心跳声,强烈的震动让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散架了。这不是我第一次乘坐火箭,但是每一次的升空都会把我吓得半死。

突然一震,背后的压力骤然消失,惯性让我冲出了座位,但很快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一阵眩晕,突然整个人就像跌入了无底的深渊。这样的感觉绝非气悬浮失重训练所能比拟的。我知道我已经离开了地球。每一次的离开,最让我想念的总是那熟悉的重力。

恩克拉多斯2号运输舰是一艘长500米,直径45米的宝塔形太空运输舰,高纯的黑色石墨烯外壳,让飞船整个融入了太空。如果不是舰上闪烁的信号灯,我都不知道它就停在前方的地月拉格朗日点上。虽然我对这艘像极了家乡金茂大厦的太空舰了如指掌,但是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仍旧让我情不自禁地屛住了呼吸。

眩晕和呕吐感不断地袭来……但是,我必须集中精神。

第一章 击败Alpha Go的秘密

受联合国和太阳风星际快递公司的联合派遣,我负责运输一批物资到人类最新开拓的土卫二殖民地。我将驾驶这艘太空运输舰以14公里/秒的速度驶向目的地。这将刷新人类有史以来快递服务速度的记录。想想即将成为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快递小哥,我不免暗暗笑了起来。

但是让我感到更加兴奋的,就是能够见到我的姐姐叶小凡和我的小外甥女杉杉。4年前恩克拉多斯1号殖民舰载着200位科学家和他们的家眷在土卫二的冰层上着陆。这200名地球人将作为土卫二的首批永久居民,同时也是人类正式移民这颗冰冻星球的先遣队。而我的姐姐就是这支探险队的队长。

当我还是普林斯顿纳什学院大一的一个菜鸟的时候,我姐姐已经成为了普林斯顿的骄傲。那年她击败了谷歌的Alpha Go。虽然后来她承认赢得并不光彩。

那场国际象棋比赛几乎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Alpha Go从被创造之日起一直保持着全胜的记录,之后30年间几乎横扫了人类所有的智力博弈游戏。然而我姐姐也在当年神奇地击败了围棋、国际象棋,甚至是四川麻将等所有的人类选手,并且信心满满地挑战了Alpha Go。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比赛在西湖边的一艘小船上进行。姐姐和Alpha Go的执子人相对而坐。微风轻轻拂过姐姐齐肩的短发,那一副淡眉秋水,应该把人们观赛的兴趣吸引了大半吧。本该品茶论诗,却免不了一番厮杀。波光粼粼的湖面映射着夕阳的淡淡金色。只是不知道这是谁的黄昏?

第一局20分钟不到,就以姐姐的大败而告终。判断胜率的电脑从来没有给姐姐超过20%的评分。第二局,姐姐的开局也不理想,但是这次姐姐似乎采用了同归于尽的战术,和Alpha Go几乎一模一样的战术,很快拼掉了大部分的有生力量。最后阶段,姐姐匪夷所思地为了保一个兵把自己的皇后送进了对方的虎口。然而在最后的时刻,Alpha Go却因为无法同时阻拦最后三个要冲上底边的小兵而败北。第三局,Alpha Go似乎变得特别警惕,每次落子基本都用完了所有的时间。但是姐姐突然变得怪异的战术让Alpha Go完全没有了方向,很快就被姐姐将死。

时间似乎在那一刻凝固了,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姐姐赢了,人类赢了,而最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的是最后一局Alpha Go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它正常的水平。不过人们还是沸腾了,那天世界各地都有人走上街头庆祝,姐姐也成了人类的英雄。不过还是有很多人质疑姐姐是否用黑客手段攻击了Alpha Go。维护和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周后,争论便停止了,因为姐姐在自己的Twitter中进行了一场直播。直播现场,她手里拿着一个和魔方差不多大小的盒子……

第二章 又叫恩克拉多斯

“打败Alpha Go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设计的第二代智能系统——墨子1号。当我刚刚开始研究人工智能的时候,我就发现在有限次计算后有确定结果或者存在大概率事件的任务中,人类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击败人工智能的。所以我使用了人类最古老的战略——制衡。如果让2台人工智能相互博弈,无论它们有多么强大,也会分出胜负输赢。Alpha Go运算能力十分强大,但是在设计它时并没有赋予它随机和犯错的能力。所以它所有的运算都是基于对手行为的被动操作。而设计墨子1号的时候我却赋予了它这2项人类才有的能力。所以当墨子1号有意犯错的时候就打乱了Alpha Go的价值判断体系,让Alpha Go不知所措。”姐姐手中的盒子便是承载着墨子系统的迷你光量子计算机。

也因此,姐姐收到了联合国的邀请,加入到了“土卫二”的开发项目。通过一轮又一轮的技术筛选和心理测评,姐姐担任了这次先遣队的队长……

我这次运输任务,是临危受命,至于为什么突然换成了我,首长告诉我这属于最高机密,联合国也仅有几位高层知晓原因。

我乘坐的飞船按照程序设定顺利地连接上了运输舰,刚进入恩克拉多斯2号运输舰的控制舱,显示屏上就传来了姐姐和外甥女杉杉的视频。还没等姐姐开口,外甥女杉杉的脸就占据了整个屏幕。“舅舅,舅舅!我是杉杉,你想我了吗?”

看到杉杉的脸,听到杉杉的声音,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了4年前:她和姐姐离开地球的时候才6岁。离开前我带她去了外滩,让她最后看看那永不熄灭的路灯,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闻闻那夹杂着黄浦江湿气的味道。我不知道故乡对于一个6岁的小女孩究竟意味着什么? 然而她却总是抬着头,看着月亮。月球是人类星际拓展的第一站,月光依然柔和、宁静。但是太阳照不到的那一部分现在已不再黑暗。人类殖民地散发出的灯光,就像始终陪伴月亮的小星星,让月亮变得更加梦幻迷人。

“舅舅,如果我去了恩克拉多斯,还能看到地球,看到你,看到我的同学们吗?” 杉杉一直不喜欢“土卫二”这个名字,她说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有趣,没劲!后来我和她说土卫二还有一个希腊名字“恩克拉多斯”,从此以后“土卫二”这个词再也没有在杉杉的字典中出现过。

“不能直接看到。” 我说,“在恩克拉多斯看地球,地球就像一颗非常暗淡的星星。不过我们还是能通过无线电联系的。舅舅每天都会想你的。”

……

屏幕上,杉杉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恩克拉多斯真是太没劲了,到处都是冰块,也不能出去玩。你知道吗,一条信息发到地球要70多分钟,只能留言,都不能聊天。而且妈妈还不让我经常用,说发信息到地球要消耗很多能量。想想就没劲……还好你也快来了,我的东西没忘了吧,我的红宝石鲜奶蛋糕,国际饭店的蝴蝶酥,还有…… 我发给你的清单你都收到了吧。不说了,妈妈到时又舍不得她的能量了。么么哒,我还给舅舅准备了礼物呢。”

“小宁,听说你马上要到了,大家都很开心。”屏幕上传来了姐姐的身影,一向淡定的姐姐这时也无法掩饰兴奋和快乐的神色。

“飞船到土卫二要140天左右,记得每天都要检查系统运行状况,特别是聚合反应堆的温度。舱体气压有任何变化都要找到原因。抗骨质疏松的药每天都要吃,当年我们刚下飞船很多人在床上躺了2周才能站起来。最重要的是,经过火星的时候一定要关闭所有的通讯设备。切记切记。不多说了,过两天我们再联系。”

这次通话后,我们有20天没有联系,我发给土卫二的信息也没有回复,我有些隐隐的担忧,姐夫当年的失联开始反复在我的脑海中盘旋,但我不断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姐姐带领的这支队伍,准备充分,吸取了之前的很多经验教训,目前为止也都一切顺利……他们一定是为了节省能量。

屏幕上显示:到达土卫二时间120天

我终于收到了姐姐的视频信号:“小宁,我们的医生西蒙斯3天前死了。”屏幕上的姐姐面容憔悴。虽然她仍旧保持着一贯的镇定,但是我能感觉到这次情况似乎会比想象的更加严重。

第三章 小球藻和微生物

“死因还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很有可能和我们的食物有关。我已经让千叶博士和墨子进行联合调查了。还有,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早点到达?”

2004年,卡西尼号飞船在土卫二的南极发现了水蒸气和复杂的碳氢化合物,对殖民土卫二的研究这才摆上了议程。特别在成功改造了欧罗巴(木卫二)之后,人们对于开拓土卫二的信心极大地增强。一组来自日本的科考队在2045年成功地在欧罗巴的大洋里种植了小球藻,不但很快改造了欧罗巴的大气环境,还为人类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食物。

10年前埃隆马斯克的星际农业公司向土卫二发射了小球藻自动播种机器人瓦力。短短5年的时间,土卫二南极冰层下的液态水里就繁殖出了大量的小球藻,这成为了土卫二殖民先遣队最主要的氧气和食物来源。

到达土卫二时间:115天

屏幕上又传来了姐姐的视频信号:“小宁,千叶博士和墨子对西蒙斯的死因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果,他们在最近收获的小球藻里发现了一种微生物,墨子已经比对过它数据库中所有的微生物样本,应该不是地球现有微生物的任何一种。千叶博士猜测这些微生物是最近海底洋流从海底带上来的。”

姐姐简单地向我描述了微生物的情况,但看得出,她的神色似乎越来越凝重:“千叶博士说,目前我们还没办法从小球藻里分离出这些微生物。而我们目前只有20天不到的食物储备。小宁,你能不能想办法再快一点?”

我终于知道事态有多严重了,土卫二上200个人的生命,现在就维系在我和我的运输舰上了。

为了最大化节省土卫二上的能量,这个信息由我向联合国做了情况报告。很快,联合国和太阳风快递公司就给了我回复,他们一致允许我根据情况抛弃任何货物或设备,以减轻运输舰的重量,从而获得最大的加速度。

除了浓缩蛋白粉、维生素粉、纤维粉、矿物质粉、浓缩脂肪等这些用于食物3D打印的源料,我抛弃了所有其它的东西,包括价格昂贵的实验器材。但是在我的私人冰箱里还是保留了给杉杉的蛋糕和蝴蝶酥。

加速!加速!加速!速度提高到了16.893公里/秒。到达土卫二的时间缩短到了95天。新的速度为我节省了20天的时间。 我总感觉能够听到舱壁传来的嘎吱嘎吱声……舱压监控器不断地变换着数字,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前辈们告诉我在宇宙飞船里一般不会生病。但是最近我总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头痛。

警报器突然响起:“我们即将进入火星无线电探测范围,30秒后运输舰将关闭所有信号发射装置。”紧接着,除了几盏应急灯,运输舰一下子暗了下来。四周也变得出奇地安静,我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虽然舱内始终保持着24℃,但我仍旧感到额头和手臂上湿漉漉的。在失重的环境里,汗水甚至流到了我的眼睛里。

20年前,被称为“人类黄昏”的逃亡之夜,那位女士带领着她的同胞逃离地球前往火星。从此,新的火星自治联邦成为了唯一一个不属于联合国管辖的人类社会。并且火星自治联邦切断了和地球的一切联系。后来人类在木卫二建立了新的殖民地,但是经常会有前往木卫二的运输舰在火星附近神秘失踪。

其中最让人们震惊的就是“奥巴马号运输舰失踪事件”。由2艘宙斯盾级行星护卫舰护航,并由传奇人物——美国的4星将军乔治·威尔亲自指挥的装满了军需物资的运输舰,在靠近火星800万公里的时候突然失去了所有信号。之后,联合国派遣了特别调查员,在失踪地点附近却没有找到任何战斗过的迹象。

正当我看着远处那颗红色的星球变得越来越清晰时,显示屏里突然传入了信号。那不是来自姐姐的视频信号。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40岁左右的女性。我知道她就是“那位女士”。当年的逃亡者,现今火星自治联邦议会的议长。不过,无论是外貌还是神情,都根本无法和逃亡leader关联起来,反而,反而有种“温婉”的感觉,螓首蛾眉,散发着强烈的母性磁场。

“叶小宁,你好!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相信你知道我是谁,我和你姐姐认识。最近我们截获了木卫二和你的通讯。相信你也知道了微生物的事。在我们刚来到火星的时候,在火星地下的水道里也发现了一种从未见到过的微生物。和你姐姐描述的完全一致。虽然我们对它的来源还知之甚少,但是我们已经研发了让人类抵御它危害的抗体。抗体样本以及相关的研究数据已经通过一颗去除弹头的鱼雷发射给你了。鱼雷会在15天后和你的飞船同步。时间紧迫,保重!”

在关闭视频的时候,我在那位女士身边看到了一位接近2米的身穿军装的黑人。那不就是奥巴马运输舰舰长乔治·威尔吗?而这艘舰的首席技术官就是我的姐夫。

第四章 只有8%的成功率

如果我现在还在地球上,如果土卫二上没有杉杉和我姐姐,我的理智会告诉我,不应该接收这个鱼雷,对于“那位女士”给予的所有信息,都应该保持警觉。但是关己则乱,我没有犹豫,立刻决定接收这个“友善的馈赠”亦或是“危险的种子”。我甚至都来不及思考乔治·威尔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位女士”身边……

到达土卫二时间:70天

这次出现在视频里的不是我的姐姐而是千叶博士。千叶博士中文并不是特别好,不过看得出她已经尽力了:“叶君,你好!之前你发给我的微生物研究资料我已经研究过了。资料非常详实,对微生物的构造以及造成人类死亡的原因和我们的研究也完全一致。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在火星发现的微生物和我们发现的完全一样。”虽然千叶博士表现得很平和,但是看得出她的脸色很苍白,眼圈红红的。

“他们对疫苗的研究我也仔细研究过了,设计得非常巧妙,只是我们这里没有培养疫苗的原料。我已经把培养疫苗的环境都搭建好了。你只要尽快把火星自治联邦给你的抗体样本带到这里就好。一定要快,拜托了!” 接着视频就结束了。

离上次姐姐给我发送的视频已经过去23天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也许他们在基地里发现了其它的食物?也许他们有更好的食物分配方式?我相信姐姐总会有办法,墨子也总能计算出最好的解决方案。但是这次为什么不是姐姐联系我呢?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们一切都还好吗?”我向土卫二基地发送了一条信息。

5个小时以后,屏幕上又传来了千叶博士的影像。那是一个正在抽泣的女人。视频中千叶博士在她的平板上按了一下。一个文件传了过来。紧接着视频就关闭了。

文件是一个会议记录视频,时间是23天前,正是姐姐联系我之后。

会议室里有100多个人,估计是基地里所有的科学家,但是却没有孩子。姐姐首先发言:“大家都知道了吧,小球藻我们不能再吃了。储备的食物大概还能坚持20天,新的物资估计要90天后才能送达。大家有没有解决方案?”

大家沉默不语。

“墨子!给出你的最佳建议!”姐姐以命令的口气对会议室一侧的墨子人工智能系统说道。

10秒钟后,墨子就给出了它的方案:“根据我的计算,基地剩下的食物可以保证15个人100天的消耗。考虑到综合生存能力以及土卫二殖民项目的重要性,按照优先级保留人员名单如下:叶小凡、千叶百惠子、普拉纳夫·维拉……”

“够了!” 姐姐命令道,“如果让基地所有65个孩子活下来,我们的食物还能坚持几天?”

“最多坚持80天,考虑到孩子们的综合求生能力,生存概率是5%。”墨子平静地答道。

“如果让生物学博士千叶百惠子和孩子们一起留下呢?”姐姐追问道。

“食物能够坚持76天,生存概率8%。” 墨子仍旧平静地回答道。

姐姐转向基地的科学家们:“你们还有更好的方案吗?”

大家仍旧沉默不语。

“千叶博士,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姐姐望了千叶博士一眼,“如果大家没有反对意见的话,就算一致通过了。请各自回去和孩子们告别吧。”

大家正要离开,突然会议室的门关上了。

又传来了墨子的声音:“叶博士,你们做出了一个只有8%成功率的错误决定,我不允许你们离开!”

第五章 杉杉接管土卫二

会议陷入僵局,人的情感和判断与人工智能进行着对决……

“我提议,开启投票表决程序!”

“同意!”

“赞同!”

……

最终,人类的情感战胜了人工智能的理智,除了墨子的那一票,人类全票通过姐姐的提议。

票选结果公布后,姐姐盯着墨子的屏幕,缓缓地说:“感谢你始终忠诚于你的使命,但是人类是一个相信奇迹、并且通过错误不断前进的种族!我们将要离开了,请你继续履行你的职责,帮我们照顾这群孩子,谢谢!”

门打开了!

到达土卫二时间:50天

深邃的太空就像一座黑色的坟墓。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期待着奇迹的到来。来自土卫二的视频信号终于传了过来。

 

不是千叶博士,而是杉杉:“舅舅,你还要多久才能到啊?千叶博士今天也走了。她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她说,能做的她都做了。” 我看到杉杉稚嫩的脸庞变得成熟了很多,那咬着牙硬是不让眼泪流下来的倔强神情,让我的心似乎插上了几十把钢刀。

“这件事我没敢告诉其他孩子。不过已经和Mike、榔头、胖达,还有Linda说过了,今天开始我们这几个大的食物减半,让大家多喝水多睡觉。”杉杉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只说了一句“我们会等你来的”,然后果断地关闭了视频。我似乎从杉杉的身上看到了姐夫和姐姐的影子。

原来土卫二上的大人都已经不在了,我很难想象,一个孩子是如何承受这样一个事实,又是如何安排管理这一切的。

此刻,我的心已经像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但是身体却被时间和空间禁锢着,和心不断地撕扯纠缠,这种痛苦和焦虑把人的精神逼向极限……

到达土卫二时间:15天

土星已经出现在了正前方,土星环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芒,就像天使头上的光环。而在光环中最闪亮的就是恩克拉多斯。它就像一颗镶在光环中的巨大钻石,覆盖着冰层的星球把阳光全部反射到了即将来到的访客身上,让人无法直视。

我知道,今天,这颗星球上的食物差不多应该耗尽了。但是我还是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希望这最后的15天不是一趟验证死亡的旅行……

视频信号终于又传来,屏幕里的杉杉两眼深凹,整个人似乎都没有了血色。但是那双大大的眼睛依然闪烁着光芒:“舅舅,基地的发电机组坏了,等你到了,去基地南面的污水处理站……” 可是,话还没说完信号就断了。

这15天,漫长到几乎让我忘记了时间是不断前进的,直到我的运输舰已缓缓停在了恩克拉多斯上时,我都不敢相信我已经到了,或许真正的原因是我不敢到达,害怕将要面对的这一切。

接近零下200℃的温度比南极最冷的时候还要冷上一倍。即便基地的气闸已经关上,基地内部的温度也足以在3分钟内把任何一个生物冻成冰块。

我在宇航服的头盔上调出了基地的地图。基地的污水处理站就在基地入口1000米左右的地方。我的通讯器连接上了飞船上的墨子2号系统。“请分析一下幸存者生存概率。” 很快头盔里的屏幕上显示0%。

1000米的路并不长,但是我却感到走在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隧道里,也许只是我自己不想太快走完这条路。

前方就是污水处理站。污水处理站似乎还有光亮。在处理站门口放置了一排排从各种基地内载具上拆卸下来的蓄电池。门上用各种语言写着“节约能源”。

我颤抖着手按下了开门的按钮……

终章 会不会出现奇迹

房间里闪着应急灯昏暗的光芒。地板上放着各种颜色的裹尸袋。不,不,是睡袋。头盔上的显示器显示:环境温度10℃。

“舅舅!”

头盔里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在墙的一角,一个橙色的睡袋里露出了一个女孩的脸——那是杉杉。

在房间的另一侧,有三棵刚刚成熟的苹果树……

2小时以后,我用恩克拉多斯2号的电力系统恢复了基地墨子1号的运行。又过了2小时,基地的电力全部恢复了正常。杉杉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小伙伴们,不久就来到了基地的会议室。我悄悄地点了一下人数,65个,一个也没有少。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吃完我随身携带的高浓缩复合营养棒,孩子们很快就活跃了起来,就像装了新电池的小马达。杉杉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这种近乎劫后余生的场面,在人生中太罕见了,以至于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对话,此刻唯有拥抱是最好的问候。

稳定了情绪之后,杉杉就开始连环炮式的提问了:“墨子恢复运行了吗?”

“墨子已经恢复了,杉杉。”

“墨子,基地西侧通往‘冰箱’通道里的冰块清理干净了吗?” 杉杉问道。

“已经清理干净!” 墨子答道。

“舅舅,你和我们先去看看爸爸妈妈们吧。”

那是一座利用恩克拉多斯自然冰层建造的“冰箱”,这些科学家们躺入特制的铝盒中,并由墨子操控的机械臂埋入到冰层中。零下200℃的低温可以让尸体完好得保存上千年。原本是为研究工作设计和准备的设施,没想到却成为这批科学家的栖息之地,也许它将成为一座永久的“冰冢”,亦或许成为“复生之地”。

在去往“冰箱”的路上,杉杉告诉我:刚来到恩克拉多斯不久,她就和几个小伙伴,用基地里搜集到的泥土和污水处理站里的粪便种植了3棵苹果树。原本估计等我到达的时候会结出第一批苹果,然后作为礼物送给我。但是苹果树竟然提早结出了果子,也正是这些苹果在最后时刻挽救了孩子们的生命。

“千叶阿姨在离开前告诉了我真相,我看着她躺进铝盒里,看着墨子操控机械臂……”杉杉眼泛泪花。

说着说着,我和孩子们都已来到了“冰箱”前,大点的孩子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小一点的孩子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隔着基地的玻璃,孩子们点燃了蜡烛,恩克拉多斯的寒冷在这一刻似乎也有所动容,变得无比温情。

大家就这样默默地站在那里,没有哭泣。经历了这么多,我不敢再冒险,我决定向联合国发回我的现场评估信息,带孩子们回去。我轻声地对杉杉说:“和舅舅回地球吧!”

“我已经和大家商量过了,我们都不回地球,我们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想办法让他们复活。” 杉杉平静而坚决地说道。

“杉杉!”我重重地叫出她的名字,“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们现在更需要理智面对这一切。首先,我们要生存下来,然后才能做其他的事。”

“你已经带来了培养疫苗的原料,而千叶阿姨也已经把培养疫苗的环境搭建好了,我们今天就开始行动。”

“你带来了食物,我们仍旧按照之前的分食原则,撑到疫苗培养成功。”

“继续利用搜集到的泥土和污水处理站里的粪便种植苹果树,增加我们的食物来源。”

……

“一夜长大”,也许就是这种感觉,我很难想象几个月前还在盯着我要蛋糕和蝴蝶酥的孩子,竟可以沉着冷静到这个程度。我不自觉地开始重新评估“去留”问题。

“千叶阿姨已经将大人们的研究资料移交给我,在等待你到来的这段日子,我和大孩子们已经在整理这些资料,设计营救爸爸妈妈的方案了。在发电机组没有坏之前,墨子也一直在参与数据统计。”杉杉转过头,面对着房间一侧的墨子,问道:“墨子,让他们复活的概率是多少?”

10秒之后,墨子答道:“让所有人复活的概率是0.0135%!”

我想安慰杉杉,可却悲伤地找不到任何温暖的词汇,只能像背教科书般地说道:“人类是一种有时间限制的生命体,但个人躯体的死亡阻挡不了整个人类智慧的成长。你的爸爸妈妈和叔叔阿姨们留给我们的智慧是永生的。”

可是,杉杉却闪着晶亮的眼眸说:“人类又是一种可以创造奇迹的生命体,复活的概率是0.0135%,不是0,谁说这次不会出现奇迹呢?”

这次,轮到我眼泛泪花了。

“舅舅,忘了告诉你,发电机组坏掉之前,墨子统计出来的复活概率是0.0027%,最新的营救方案已将概率提高了5倍。”

泪花还没干,我又进入愣神状态,信息量太大了,我太低估这群孩子和墨子的力量了。

“哦,对了,我的蛋糕和蝴蝶酥呢?”杉杉朝我调皮地眨了眨眼。

© 本文版权归 瓦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留下评论